当我们怀念 Airbnb 的时候,我们怀念的是什么

吴诗源 // 5月26日 21:22

5 月 24 日,Airbnb 爱彼迎发出公告,宣布从今年 7 月 30 日开始暂停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房源预订,而出境游的房源预订服务将不受影响。

这实际上宣告了 Airbnb 将结束中国大陆地区的业务,也就是我们熟悉的民宿服务。

具体来说,从宣布当天上午 11 点开始,用户就已经不能预订今年 7 月 29 日之后入住的中国大陆地区房源,随后从 7 月 25 日开始用户将不能预订任何中国大陆地区房源。到 7 月 30 日,Airbnb 在中国大陆地区的房源和体验服务将全部暂停。

不过这并不代表 Airbnb 完全撤出中国,另据报道,Airbnb 在中国还将保留一个数百人的团队,这部分团队主要参与 Airbnb 全球的产品和技术开发,还将负责中国用户出境游的业务开发和服务支持。

虽然砍掉了中国大陆地区的民宿服务(按数据来看,这部分业务其实在 Airbnb 全球营收占比不到 1%。这次消息发出后,Airbnb 股价几乎没有变化也可见一斑),但中国用户出境游(至少从往年数据来看)对于 Airbnb 来说仍然是重要的业务。

Airbnb 成立于 2007 年,从 2014 年开始在国内开展业务。按官方数据,近 15 年来全球已经有 400 多万名房东累计接待房客超过 10 亿人次。其实 Airbnb 在中国的势头一度也相当不错,包括 2017 年 3 月发布中文名“爱彼迎”到推动更多房源上线,它的发展和国内短途旅行的流行同步。

但 Airbnb 始终没办法解决合法性问题。在全球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Airbnb 的业务实际上都处于灰色地带,因为缺乏监管,房源品质参差不齐,在涉及卫生和安全等环节同样难有一致的标准,相关负面消息和案例也层出不穷。虽然后期有一些品质更稳定的房源出现,但那些很多是由公司运营,这其实又违背了 Airbnb 的初衷。

在国内,Airbnb 参与乃至带火了短途旅行,但短租生意很大程度被本土平台分食,飞猪、携程等同样能预订类似房源,还有小猪民宿、蚂蚁短租等细分的专门 app,加上房东也并不会只押注在 Airbnb 这一个平台,这导致 Airbnb 虽然有很高的渗透率,但却叫好不叫座。

而疫情成了“最后一根稻草”,Airbnb 全球业务通过上市、裁员和转型扛过了阵痛,但国内情况特殊,在未来可预计的相当长时间里,都可以想象 Airbnb 的占有率仍然上不去,也赚不到钱,彻底砍掉这部分业务不让人感到意外。

Airbnb 这部分业务的结束甚至对于国内用户来说影响都是微乎其微的,无论房东还是住客本身都有多个选择,更多是一声叹息而已,它或许很快就会被遗忘。

而一定要怀念的话,或许更值得怀念的是 Airbnb 当年带来的天马行空的入住体验——比如 Airbnb 和悉尼宜家 IKEA Tempe 带来的住进 IKEA 商场的体验和荷兰皇家航空合作让住客住进飞机里,还有夜宿巴黎老佛爷百货住在海拔 3000 米的阿尔卑斯山上的缆车里……

在进入中国之后,Airbnb 也带来过把东方明珠旋转餐厅改造成公寓住进 TBWA 上海公司之类的奇妙策划。

虽然都是为了营销,但它们的确带来了无数的可能性,让每个人可以对“住宿”这件事展开各种想象(也好比现在国内没有多少人会怀念 Uber,但我们偶尔还会想起 Uber 当年的“冰淇淋日”)。Airbnb 也入选了我们的“实验室 2014 年度不可思议”榜单

不过当营销过去,实际的业务才是能否生存的唯一,类似 Uber、Linkedin 等离开中国市场的原因都同样是本土化失败。即便没有疫情,Airbnb 也不会比现在更好。

评论提交成功!通过后将出现在下方评论区。
条评论
Papololo

忍了几天,终于还是绑定了手机,不能评论憋的慌。

5月26日 23:15
吴诗源

数据合并正常/成功吗?

5月26日 23:24
Papololo

嗯呐,目前看是正常的。

5月27日 13:01
Papololo

诶,可以删除自己的评论啦?哈哈哈哈那我以后可不字斟句酌了。

5月26日 23:17
吴诗源

去年11月增加了自行删除功能。就是为了给强迫症准备的。

5月26日 23:23
Papololo

哈那是我注意到太晚了,养成了写完都得读两遍再发的习惯。

5月27日 13:01
吴诗源

如果我是强迫症的话,评论我写错了且不能删除或者修改的话,我有可能以后都不来了。(这是增加删除功能的原因

5月27日 13:21
Papololo

怎么说呢,有些人永远不会满足……

5月27日 14:58
吴诗源

在产品能服务的范围尽量服务到位。

5月27日 1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