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World”演唱会筹集了近 1.3 亿美元善款,它既暖心又有遗憾

吴诗源 // 4 月 19 日 20:10

北京时间今天凌晨 2 点,由 Lady Gaga 发起、世界公民组织(Global Citizen)和世界卫生组织(WHO)等机构推动的“One World: Together At Home”音乐会在全球多个直播平台准时开场。这场音乐会从消息公布开始就引来全球范围的关注和讨论,这几乎是肯定会在音乐史上留下重要一笔的盛会。

最终整场音乐会持续了 8 个小时多一点,其中前 6 个小时属于预热环节,最后 2 小时进入“真正直播”,不过形式都基本一样,全球 100 多位音乐人和艺术家轮番上场表演,当中穿插了对医务工作者的致敬、号召大家“At Home”,以及继续募款——在公布这次音乐会的消息之前,Lady Gaga 配合公益组织就已经筹集到了 3500 万美元,最终包括音乐会当中筹集到的款项都将用于为一线医护人员提供防护设备。


它不是第二个“Live Aid”,它就是第一个“One World”

演唱会在北京时间今天上午 10 点结束,下午 3 点左右,官方宣布这场演唱会一共筹集到了 1.279 亿美元的善款(6 小时的预热环节募款是 9500 万美元)。无论从它的初衷、发起还是整个过程以及结果,这都是一次非常伟大的演唱会乃至是历史事件,而我们也再次见证乃至参与了这个历史。

这次“One World”的消息一出来,也有很多粉丝把它比作了 Live Aid 的 2.0 版——1985 年 7 月 13 日 Live Aid 在伦敦和费城两地同时举行,全球 100 多位摇滚明星参与义演,演出持续 16 个小时,全球 140 个国家直播,并吸引了 15 亿电视观众(最顶点时候的收视率达到惊人的 10.5 亿人。而且你可以想象,1985 年的中国,彩电还是个非常稀罕的物件),最终募款 8000 万美元——所有数字到今天看来都仍然不可思议。

当时的 Live Aid 由 Bob Geldof 发起,是为了给埃塞俄比亚(乃至整个非洲)的大饥荒筹集资金。同样是慈善目的。而这次“One World”的背景是范围更大的全球疫情,参与的艺人不限于摇滚明星,同时因为所有人都不在一个地方,演唱会以技术上更加复杂的在线直播的方式完成。或许这自始至终都没有带来“震撼的现场”,但它背后的态度和心意、所有人的倾情投入才显得更加可贵。

延伸信息:Live Aid 中,皇后乐队在伦敦温布利体育场贡献了 6 首曲目,把 7 万多人的现场推到气氛的顶点(也被不少皇后乐队的粉丝推崇为乐队的巅峰)。2018 年上映的《波西米亚狂想曲》电影中再现了这个场景。

Live Aid 有自己的方式,而“One World”也有自己的背景和表达,它们都是音乐史上的奇迹——并且穿越了时间和地域,穿越了商业的门槛和技术的限制。


几乎所有演出都是提前录制好的,但重要的是心意

重要的是心意。其实无论是预热环节,还是之后有吉米·法伦(Jimmy Fallon)、吉米·坎摩尔(Jimmy Kimmel)和史蒂芬·科拜尔(Stephen Colbert)3 位主持人亮相串场的“直播环节”,大家都不难发现绝大多数的表演都是提前录好的(预热环节肯定都是录的,而“直播环节”至少大多数都是),这一方面是为了确保最终效果,另一方面也还是存在技术上的限制。

DJ、SoundArio 创始人@加菲众 就提到了这个部分,“几百位歌手的时差、现场收录的和网络技术条件各不相同,所以并没有在线实时协作进行直播的可能,甚至两个人一弹一唱都不可能,因为 0.17 秒的延迟足以抵消全世界顶级音乐人的现场功力”。但这不重要,“一个节目肯定是以节目质量作为最优先的考虑的”。

“目前商业产品级的直播应用服务,也不可能支持实时的多人协作演奏,如果你用在线 K 歌服务,就会知道即使两人合唱,也只能满足一方监听两条音轨的要求。而专业人士的要求就更高了,带宽、连接数都随着节点数——参与演奏人数的增加,而变得极有难度。至于马友友的交响乐团那样的编制人数,在线同时演奏就更不可能了。”(来自@加菲众 )

事实上,某家手机厂商在发布会时曾经演示过 5G 搭配实时 K 歌的功能,演唱者和弹奏者不在一个地方进行合作,但现场演示其实是“翻车”的,之后也没有品牌再试图演示这个功能了。

但这不影响这个星球上最出色的音乐人们的表现,无论是专业设备还是看起来没那么专业的设备,音乐人们本身的水准全部在线,并且温馨、诚意十足——陈奕迅的跑调和破音也只是被大家开开玩笑,没人否认他的心意(事实上他也完全可以重录,但这反倒能感受到他的大气),还有“断眉”Charlie Puth 背后乱七八糟的床——原来这个世界懒得铺床的人不止我一个。

还包括有网友发现的一些小细节:在美国录制的音乐人个个蓬头垢面(没梳头的、没洗头的一大堆),包括郎朗那头发弄得也很居家(郎朗的预热部分是在美国录的,因此字幕显示的是“USA”。字幕显示的并不是音乐人的国籍而是录制的地点)。而在欧洲录制的音乐人个个盛装出席,甚至连整个环境都给弄得异常精致——这些大家都可以会心一笑,是不是又想起了那个好像已经过去很久的“地球村”的概念了?


最大的遗憾还是中国,但原因并不单一

但最大的遗憾也在这里,作为最早开始全面抗击疫情、在未知的情况下付出巨大的代价,也在全球率先基本控制住了疫情扩散的国家,中国在这场演唱会中基本缺席了。在感谢医务人员的工作、感谢普通民众“At Home”的大量画面中,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武汉和香港的镜头(其中包括那个著名的晚上大家都在家对着窗外喊“武汉加油”的画面),此外就只剩下郎朗、陈奕迅、张学友和马友友(华人)这些中国元素了。

原本中国也是要直播“One World”的,腾讯和阿里巴巴都支持了 Lady Gaga 的募款行动,它们原本会在自家旗下的腾讯视频和优酷等平台进行直播,随后字节跳动也宣布拿下了直播权(不过直播是通过海外版的 TikTok)。随后社交平台上开始流传广电的禁令通知,最终大陆没有一家平台进行直播。

一些大家认为的显而易见的原因,比如担心直播当中主持人或者音乐人会涉及到政治言论——但其实这完全不是个问题,3 位主持人本身都是三观正到不行,而音乐人们其实也都“门清”。同时在演唱会进行当中,全球的直播平台上虽然有网友的政治言论(以及反对政治言论的言论),但其实都是极少数,并且正反双方还有一个共识:“陈奕迅什么时候出来”以及“张学友好棒”。

还有一些因素影响了演唱会在中国的直播,第一是演唱会中出现的大量机构,这些机构如果在中国没有注册或者备案过,那么就属于“不合法合规地在中国进行推广”,第二是演唱会本身最大目的之一是募款,而募款的流程、系统以及接受募款的组织或基金会主要是美国的,如果这些组织和基金会没在中国注册过,那么也是不能在中国进行募款活动的。

延伸阅读:大家都知道苹果每次新品中的大红色版是为 (PRODUCT)RED 项目进行筹款的。这是 U2 的 Bono 发起的项目,旨在帮助非洲防治艾滋病。但从 2017 年的 iPhone 7 时苹果开始在中国大陆去掉了这个说法。这是因为 2017 年 1 月 1 日开始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当中第一章第五条规定了“境外非政府组织在中国境内不得从事或者资助营利性活动”。

当然,这些因素可以通过一些方式解决,事实上全球很多国家都对演唱会进行了直播,一些在当地不合规的部分可以利用直播延时去切掉、直播平台自己的主播或者进行同声传译时进行说明等等。这些都并不是太大的问题。何况想要看这场演出的同学们,本身就有足够的判断力了。

毕竟这是真正的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时候我们的缺席让人遗憾,我们明明有太多的故事可以讲,有太多的伙伴可以拉近。和过去每一次一样,我们又少了一个展示和表达自己的机会。

评论提交成功!通过后将出现在下方评论区。
条评论
inno897

每到这种时候 总会感觉地球村里 少了一个村民

4 月 20 日 15:51
onomatopoesie

结尾写得太好了 为我们的一些政策感到遗憾

4 月 24 日 17:51
登录
忘记密码?
绑定已有账户

已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