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3 届奥斯卡颁奖揭晓:形式争议不断,而获奖名单四平八稳

北京时间今天早些时候,第 93 届奥斯卡颁奖礼结束。因疫情原因,这比原定的 2 月 28 日延后了两个月时间(其实这在去年 6 月就已经确认了),不过算上各种“前瞻奖”也相应调整了时间,最终也算是顺利完成(并且因为延期颁奖,参选影片的发行截止时间其实也延长了,范围更大了一点)。

疫情下的颁奖礼举办方式革新,也伴随着场外更大的争议

虽然因疫情原因,从去年至今全球大量的类似颁奖礼都以线上为主,但奥斯卡方面还是希望坚持线下举办颁奖礼的传统——而这并不容易,美国本土的疫情状况从来就没控制下来,按最新的数据,就在颁奖礼的前一天,美国又新增了 33735 例确诊病例,以及新增了 269 例死亡病例。

要保持传统,又要防控疫情,这次颁奖礼还是做了一些尝试,过去的颁奖礼都在杜比剧院,而这次主会场换到了洛杉矶市中心的联合车站(Union Station),场内人数限制在了 170 人以内(之前说红毯环节取消,但结果还是做了)。并且按官方的说法,所有来宾“进行了至少 3 次病毒检测”。

而在场内,尤其直播期间,为了画面好看,被拍到的嘉宾是不需要戴口罩的,但原则上,在没被拍到的时候(比如插广告的时候)还是得戴口罩——这在我们看来实在是有点儿戏,但对于美国来说,这大概是最高规格的防疫措施了。

这些嘉宾更像是在一起完成一个项目的工作人员。按这次颁奖礼制片人之一杰西·柯林斯的话说,“(明星们)都是为了工作”。

更大的争议在场外,联合车站附近平时有大量的无家可归者,他们在附近有帐篷营地,而据《纽约邮报》报道,这些暂居地在颁奖典礼前一周开始陆续被勒令搬走,一些运气好的流浪者被安置到了附近一家酒店,但大多数就是不管了。在光鲜的典礼的背后,这些社会底层的阴影也是挥之不去。

颁奖顺序做了调整,结果“莫名其妙地就结束了”

除开疫情的影响,颁奖方式和环节这次也做了调整——这主要是为了挽救颁奖礼的收视率。比如过去颁奖是先发次要奖项,然后到个人表演奖,最后压轴的是“最佳导演”和“最佳影片”,层层递进。而这次顺序换了,原来压轴的两个奖项早早就公布了,最后压轴的换成了“最佳女主角”和“最佳男主角”。

这或许是因为原来压轴的奖项太没悬念了,也或许是因为这次入围“最佳男主角”中呼声最高的是已故的博斯曼,加上前面有怀念过去一年故去的影人的环节(视频中除了“黑豹”博斯曼,还包括了克里斯托弗·普拉默、“初代 007”肖恩·康纳利、韩国导演金基德、中国电影人张昭等等),或许最终博斯曼获奖能让整个氛围上到最高点。

不过当颁奖嘉宾华金·菲尼克斯打开信封,却公布了“最佳男主角”由《困在时间里的父亲》的安东尼·霍普金斯拿下,而霍普金斯人在威尔士老家,并没来现场(而且颁奖礼时差不多是威尔士那边凌晨 3 点,老爷子也没连视频,“小金人”是由奥斯卡主办方代领的)。结果菲尼克斯几乎没说什么,颁奖礼就迅速结束了,隔着屏幕都让人觉得有些尴尬。

虽然这算是个小插曲,但这在社交平台上引来全美范围的群嘲,为了挽救收视率的颁奖方式和流程的调整,结果“莫名其妙地就结束了”。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几个小时后,霍普金斯在威尔士补录了一段获奖感言的视频(所以说的确是不提前通知的?),他在视频中表示“真没想到自己会得到这个奖”,此外他感谢了主办方,也致敬了博斯曼,“他太早离开了”。

史上最多元的一份获奖名单,但也几乎完全可以预测

这可能是近年来最好预测结果的一次奥斯卡颁奖礼了,如果你在之前跟进了美国金球奖评论家选择奖英国电影学院奖等著名的“前瞻奖”的话,会发现这次的名单基本上是事先完全可以预测的,几乎没有什么反转和意外。

包括霍普金斯的“最佳男主角”也一样——除开博斯曼已经故去的情感因素,霍普金斯在《困在时间里的父亲》当中的确奉献出了无可挑剔的表现。这是他凭借《沉默的羔羊》在 1992 年拿下第 64 届奥斯卡“最佳男主角”之后,时隔 29 年再次拿下同一奖项,让人感慨(83 岁的霍普金斯也成为奥斯卡史上年纪最大的影帝)。

说到汉尼拔……麦斯·米科尔森主演的《酒精计划》这次拿下了“最佳国际影片”,它战胜了包括《少年的你》在内的其它入围影片。

而这届奥斯卡从入围环节开始就体现出多元化的一面——无论是不是政治因素——比如在 20 个个人表演奖的提名中有 9 人是少数族裔,其中 6 名黑人演员被提名(追平了历史纪录);入围“最佳导演”的 5 位候选人中 2 位是女性,这是奥斯卡 93 年历史上首次有超过 1 位女性入围导演。此外今年共有 76 个提名是给了女性电影人,这也是奥斯卡的新纪录。

尹汝贞凭借《米纳里》拿下了“最佳女配角”,虽然 73 岁的老奶奶上台后连连表示“没想到”,但其实她最近几个月已连续拿下美国演员工会奖和英国电影学院奖的同一奖项,最终拿下“小金人”完全不让人意外。尹汝贞也由此成为第 1 位获得这个奖项的韩国人,也是第 2 位亚洲人(第 1 位亚洲人是日本的梅木美代志,她凭借《樱花恋》在 1958 年拿下第 30 届奥斯卡的这一奖项)。

为尹汝贞颁奖的是布拉德·皮特,尹汝贞上台后特别开心,一直在瞄他,“我终于见到活的布拉德·皮特了”。

除此之外,《曼克》拿下了“最佳摄影”和“最佳艺术指导”;《金属之声》拿下了“最佳音效”和“最佳剪辑”;《蓝调天后》拿下了“最佳妆发”和“最佳服装设计”;《心灵奇旅》毫无悬念地拿下了“最佳动画长片”;《信条》拿下了“最佳视觉效果”。

这里还有一个暖心的环节,代表《信条》领奖的视效师 Scott R. Fisher 在致辞中除了感谢主办方、团队及《信条》导演诺兰,他还感谢了自己的父亲——他的父亲 Thomas L. Fisher 负责了《泰坦尼克号》的视觉效果,也因此在 1998 年第 70 届奥斯卡上拿下过同一奖项,这真是美好的传承。

这几乎算是近年来最四平八稳的一次奥斯卡颁奖了,几乎所有重要影片都有所斩获——唯一的输家或许是《芝加哥七君子审判》,它有 6 项提名,是并列第 2 多提名的,并一度被认为是“最佳影片”的有力争夺者(尤其考虑到美国之前真实的社会状况),但最终却是颗粒无收。

评论提交成功!通过后将出现在下方评论区。
条评论
兴趣使燃

以往最下面会有一个完整名单的 //手动狗头🐶

4 月 28 日 16:17
吴诗源

难啊,这次太不一样了……

4 月 28 日 18:40
登录
忘记密码?
绑定已有账户

已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