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的本质是什么?解读 2014 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坂茂的建筑世界

谢欣 // 2014 年 3 月 26 日 19:24

随着 2014 普利兹克建筑奖的揭晓,坂茂(Shigeru Ban)一时间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这位性格颇为低调务实的中生代日本建筑设计师能够获此殊荣,着实让我们感到有些意外,而品味下来又觉得一切都在情理之中。

意外在于他并不拥有太大的名气(有点像 2012 年获奖的中国建筑设计师王澍),甚至不热衷于打造摩天大楼,就连此次的获奖评语所提及的代表作也多是小型住所设计;情理之中则是因为,当建筑师们对城市综合体建筑趋之若鹜时,坂茂始终坚持着对人类最本质的关怀,又或者是当大多人追求着高造价建筑材料时,他像一位孜孜不倦的实验者,捡起硬纸板、竹子等可循环材料为无数灾民搭建避难所——让建筑真正成为人类精神意义上的庇护,这或许正是此次普利兹克建筑奖想要表达的深意。

事实上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不断推进,我们大多数人也经历了对摩天大楼的单纯崇拜时期,看过不少或以奇异外观抓人眼球或因强调功能而失去美感的建筑设计,而我们也时常在思考建筑的本质是什么,或许来看看坂茂的作品可以得到一些启发。

在坂茂建筑设计事务所的官网上,有一个不同于其他建筑设计师的特殊栏目 Disaster Relief Projects,这里汇聚着他和团队为世界各地灾民打造的避难住所项目,用他本人的话来说便是“日本有很多优秀的建筑师,我做的是这些建筑师不大容易去做的事”,而我们也打算从这里开始,一窥坂茂的建筑世界。


从卢旺达出发,从纸木宅开始

对 1994 年卢旺达大屠杀的救助,成为坂茂人道主义建筑生涯的开端。当时他就向联合国难民署提出了用硬纸管建造收容所的想法,并最终受聘成为顾问。1995 年,日本阪神遭遇大地震,坂茂开始着手将其对临时过渡建筑的研究运用到灾后救助实践中,首次尝试采用纸板材料打造的灾民应急庇护所——纸木宅在当时学生志愿者的帮助下实现了短时间内的快速搭建,成功帮助了不少民众。

▲1995 年,坂茂为阪神地震灾民搭建的纸木宅。

▲以纸管和木料在神户搭建的教堂。

而后,纸木宅便成为坂茂团队援助灾民的基础:1999 年纸管和织物为卢旺达大屠杀幸存者建造临时帐篷;2000 年土耳其地震后,经过改良和加大的纸木宅更加适应当地环境和使用需求;2001 年印度地震,就地取用废弃材料搭建的纸木宅既相互区隔,同时也保证通风、驱蚊。

▲卢旺达大屠杀幸存者的临时帐篷。

▲为 2000 年土耳其地震灾民搭建的纸木宅。

▲2001 年印度地震后搭建的纸木宅有了进一步改进。

在后来的印尼海啸、东日本大地震等等援助项目中,坂茂团队持续着对纸木宅的不断改进,而这也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思考:在特殊情况下,建筑可能承担起什么样的责任?

连续十几天呆在一个没有隐私的公共空间,他们精神上是很紧张的。有了小隔间后,女人们就可以每天换衣服,并给婴儿哺乳了。”在 2011 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坂茂站在灾民的角度解释了他设计纸木宅的初衷。

▲东日本大地震后,坂茂用纸管和织物为集中收留在大型场馆的灾民创造了可单独居住的空间。


从中国汶川到新西兰基督城,从小学到教堂

可以说,纸木宅的成功运用给了坂茂很多启示,带着同样的设计理念和对人类生存状态的关怀,他和他的团队开始了更漫长也更有意义的探索。

2008 年的汶川地震在摧毁无数住所的同时也对当地学校带来了几乎毁灭性的破坏。一周后,坂茂团队奔赴当地与志愿者们以纸管为原材料,在一个月内建起一座临时小学——成都市华林小学,包括 3 幢房屋,9 个教室,占地 500㎡,成为灾区第一个拔地而起的希望小学,而这对于当时陷入灾后绝望精神状况的灾民甚至当地教育系统、政府来说,其带来的积极鼓励意义已经远远超过建筑本身。

▲被地震摧毁的克赖斯特彻奇大教堂。

2011 年 2 月,新西兰基督城的标志性建筑——克赖斯特彻奇大教堂被地震严重破坏,这对刚刚经受完地震的当地居民而言意味着另一种精神意义的倒塌。受到当地邀请的坂茂团队迅速赶到基督城,他们对纸管材料进行了重新切割和角度调整,最终建成一个具有高硬度的且环保的临时大教堂,并且可同时容纳 700 人。

▲坂茂团队新搭建的临时大教堂。

事实上,类似可举的例子还有很多,而我们可从中看到的看似已远远超过了建筑本身的概念,实则却是对建筑本质的回归——发挥建筑最原始的使用价值,成为人类日常生活的庇护,这对于因为灾难而毁灭家园的人而言,是最为直接和迫切的需求。


“坂茂大部分作品的基本特征都带有实验性色彩。他不仅在面对问题和挑战上,而且还在建筑工具与技巧上都拓宽了建筑领域。他善于发现标准部件及普通材料,诸如纸筒、包装材料和集装箱等的新用途。”凯悦基金会主席对坂茂在建筑结构和材料上的创新颇为赞赏,而走出所有为灾民提供的援助项目,其实我们也不难看到坂茂不断尝试的脚步。

▲1995 年建于日本东京的幕墙宅,以织物作为墙面,在保护了居住者隐私的同时,也探讨了建筑与周围环境间可能的全新的沟通方式。

▲2000 年汉诺威世博会上,坂茂设计的日本馆完全采用再生纸打造,其拱筒形主厅由交织成网状的纸筒组成,并用织物和纸膜进行内外部围护。在长达半年的世博会举办期间,日本馆经历了烈日暴晒和刮风下雨,既很好的完成热量阻隔也不曾漏雨,让全世界对坂茂和他的纸质建筑刮目相看。有意思的是,最终日本馆在拆卸后运回了日本,并制成小学生的练习本再次循环使用。

▲位于日本埼玉县的“裸宅”是坂茂在 2000 年为客户打造的家庭住宅。裸宅以透明瓦楞塑料板作为外墙围护,白色腈纶材质搭上木架则为室内墙面,透光板打造的隔层带来日式传统障子门的感觉,而为了完成客户“不能有任何家庭成员被孤立”的要求,坂茂干脆将四间个人居室装上可自由移动的脚轮,整个房子内则为一个两层楼高的巨大空间。

▲2010 年,坂茂参与打造的蓬皮杜梅斯中心对外开放,其设计灵感来自中国传统编织草帽,并打造了一个以木条格子为框架的屋顶以提供更好的通风性能。

▲2010 年上海世博会,坂茂用纸管和竹料设计打造了日本产业馆的主题秀馆。

▲坂茂为苏黎世 Tamedia 传媒公司打造的办公大楼在 2013 年完工,这座大楼采用锁扣木结构系统,完全不同于传统建筑中对五金件的大量应用。


在这些或大或小的建筑里,我们发现坂茂关于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已完全成为其建筑设计的核心,他抛弃掉那些复杂的高端材料,专注于所有简单易得的、可循环使用的材料,如纸管、竹子、织物、木料,并赋予这些材料新的性能和意义。

不论是为灾民搭建的住所、学校,或是为私人客户、机构、政府打造的住宅、办公楼、大型展馆,我们都很容易一眼识别出坂茂作品的特别之处:他的建筑简单而诚恳,充满对使用者的尊重与关怀,他用建筑来保护日常生活隐私也探讨与环境的关系,他的建筑总能传达出一份积极乐观的精神,鼓励着不论是居住在建筑中的人们,还是年轻一代的建筑师,去克服困难与面对挑战。

(注:本文图片及资料来自普利兹克建筑奖官网坂茂建筑事务所官网。)

评论提交成功!通过后将出现在下方评论区。
条评论
匿名用户

同聊城的光岳楼相似,只用木头。

2014 年 3 月 26 日 23:04
匿名用户

同聊城的光岳楼相似,只用木头。

2014 年 3 月 26 日 23:05
2014 年 3 月 27 日 19:44
2014 年 3 月 27 日 19:46
soulboyzhou

简单而诚恳却不乏精巧,不炫技,在概念上大胆革新和无时无刻的可持续考量,非常出色的日本设计精神

2015 年 2 月 20 日 17:13
登录
忘记密码?
绑定已有账户

已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