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天谢地,Jony Ive 终于离开苹果了

吴诗源 // 7 月 2 日 05:16

过去一周,无论是科技圈还是设计圈,最重磅的新闻之一恐怕就是 Jony Ive 将要离开苹果了。

北京时间 6 月 28 日凌晨,Ive 宣布将卸任苹果的首席设计官(Chief Design Officer,CDO)一职,并离开这家他已经供职了 27 年的公司。Ive 接下来的计划是开出自己的设计公司 LoveFrom,这家公司将在 2020 年成立,苹果会成为 LoveFrom 的第一个客户,Ive 将从苹果设计团队的老板变成苹果公司未来的设计供应商之一。

Marc Newson 也将加入 LoveFrom2014 年 Ive 把 Marc Newson 招募进了苹果,两位业界大佬还会在新的公司继续合作。

Ive 在声明当中感谢了苹果公司和苹果的设计团队,而苹果 CEO 库克在声明当中也一如既往地对 Ive 进行了无与伦比的评价。

在 Ive 离开之后,苹果的首席设计官位置暂时不会有人接任,苹果将让目前的工业设计副总裁 Evans Hankey 和人机界面设计副总裁 Alan Dye 直接向苹果 COO Jeff Williams 汇报(在此之前 Ive 是直接向库克汇报的)。

而在苹果公布 Ive 即将离职的消息之后,苹果公司股价在盘后交易中下跌超过 1%,苹果市值蒸发掉了 90 亿美元,这被大家开玩笑地说成是“Ive 的价值”。而市面上所有的报道都对 Ive 表示了敬意,表示 Ive 是“苹果的灵魂设计师”。


可是,Ive 真的是“苹果的灵魂设计师”吗?

在刚听到 Ive 离开的消息时,我除了有一点感慨之外,竟然没觉得有一点惋惜,我的第一反应竟然是“他终于离开了”。

我自己也有点惊讶我会这么想,因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自己就是 Ive 迷的一员。1992 年加入苹果时 Ive 只有 25 岁,他在苹果参与的第一个项目就是第二代“牛顿”(Newton MessagePad),之后他主导了 iMac(1998 年开始的那个多彩半透明后壳的一体机电脑系列)、iPod、iPhone、iPad、Apple Watch 等等各种硬件以及 iOS 7 之后的系统设计和交互,当然还包括了 Apple Park 以及现在最新一代的 Apple Store 零售店的标准。

几乎可以说,苹果从困境中复苏并迈向巅峰,Ive 是以最最核心的人员之一参与了全过程,他经手的那些产品无论最终市场表现如何,就产品本身而言都兼具生产力和艺术性,并充满了前瞻和开拓意义——包括“牛顿”系列,虽然当时销量低迷,并最终被乔布斯在 1997 年重返苹果之后砍掉,但我们现在提到“牛顿”系列,仍然可以致以最大的 respect。

延伸阅读:把 Ive 招进公司的是 Robert Brunne,这是当时苹果的工业设计主管,他领导了苹果第一代工业设计团队。Robert Brunne 在苹果的工作时间是 1989 年到 1996 年,在苹果的最后几年他多次争取 Ive 到苹果公司,最终如愿。2007 年 Robert Brunne 和合伙人创立 Ammunition,新公司主导了 Beats 耳机的设计(在苹果收购 Beats 之后合作终止),之后锤子的 Smartisan T1 也是 Ammunition 设计的。

可问题是,即便乔布斯在世时怎样视 Ive 为知己,并为 Ive 创造了对于一位设计师来说可以拥有的最好的环境和条件(包括直接表态在公司里没有人可以指挥 Ive 做任何事,除了乔布斯自己),但在“后乔布斯”时代,Ive 始终没有拿出太多有说服力的工作成果,苹果的设计越来越少像当年那样让人激动和疯狂,成为笑柄的时候反倒越来越多——“刘海屏”优雅吗?一点也不;镜头一定要凸起吗?国产手机都已经搞定这个问题了……

可以说,很大程度上是苹果的供应链和工艺水准维持着产品的吸引力,还有系统和软件养成的用户黏性让苹果生态仍然很难被替代——这些方面发挥着对用户的吸引力和在市场上的竞争力,但设计已经不是了。

乔布斯在苹果把“设计”放到了最高的位置,为了满足“设计”的需要,其它部门和所有事情都可以靠边站或者为“设计”服务。这个理念之后也影响了无数公司。但现在我们可以听到苹果的设计团队有极高的年薪、Ive 的办公区域有独立的门禁并禁止包括大多数高管进入、苹果为了实现某个设计而不惜成本和代价等等各种故事,但离开了乔布斯的 Ive,真正应该讲的关于设计本身的故事,却似乎不再有了。


Ive 是个出色的执行者,但他可能不是品味最好的那一个

各种乔布斯和苹果的传记都记录了乔布斯和 Ive 最初相识的场景:1997 年,乔布斯重返苹果之后准备重组设计团队,当时他到设计部门翻看各种设计,结果被 Ive 的很多设计稿和模型给打动,当时 Ive 已经准备要离开死气沉沉、危机四伏的苹果公司了,结果乔布斯留下了 Ive,并从此开启了接下来多款改变世界的产品连续推出的黄金时代。

总之,这是个不得志的天才遇到伯乐的故事。

可如果换个角度来想这件事呢。这个年代,哪有那么多不得志的天才或者隐居的“世外高人”,必须得有伯乐的赏识才能出头?闪光的人放到哪里都只会同样的闪光——那么有没有一种可能性,是 Ive 确实做了很多的设计,但他自己并不确定什么是好的,什么不是好的。最终是乔布斯的到来扮演了做抉择的那个决策者的角色,而 Ive 则以一个出色且坚定的执行者的身份为乔布斯输送了足够多的选项,或者把乔布斯脑子里的那些想法给实现了出来。

这种事情在我们身边的职场上其实也挺正常,很多设计师(很多其它创造性岗位也同理)确实就不太清楚自己的设计到底是好还是不好,而决策者的拍板会让他们如释重负——并且很有意思的是:之后他们会完全认为那些设计是出自自己之手(当然本来也是),而淡忘了最初做决定的那个人在整件事当中的重要性。

包括普通大众也同样如此,大家会只记得站在舞台上最闪耀的设计明星,包括所有的设计奖项其实也只会授予这样的明星。但事实上,在幕后完成一件事最后 5% 的人,承担的压力和责任可一点都不比完成前 95% 的人要少。那些能对一万件设计稿都说“不”,最终做出一个选择的决策者,应该和做了一万件设计稿的设计师同样伟大甚至更加伟大。

不过时代给了乔布斯公正的评价:乔布斯并不会做设计,但世人说到“乔布斯”,几乎就等同于了“设计”。乔布斯能对设计方案做出判断,一方面因为他被公认的高瞻远瞩和对未来消费生活的深刻洞察,另一方面也得益于他的好品味——他把产品乃至产品包装都做成了艺术品;他热爱音乐,和 U2 乃至和整个音乐圈的关系被大家津津乐道;他标志性的高领毛衣后来被发现是来自三宅一生,而且是三宅一生为乔布斯定制的几百件(后来有同款在卖,不便宜!)……

包括乔布斯在评价微软时有一句名言,微软“唯一的问题是没品味”。当时的苹果还在低谷,而微软如日中天,因此没太多人把乔布斯这个评价当回事。而之后乔布斯和苹果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好品味、好设计能够推动公司得到经营上的成功。

但这对 Ive 其实挺不利的。Ive 在苹果 27 年,从 1996 年开始他领导苹果的设计团队到今年一共是 23 年,这当中,从 1997 年乔布斯回归到 2011 年乔布斯逝世,两位一起在苹果共事了 14 年,这恰恰是苹果伟大产品集中爆发的 14 年,也是苹果集中输出自己在设计上的价值观的 14 年。

而在乔布斯逝世之后,我们往往又认为接下来几年的产品可能都是乔布斯当年规划好的,甚至包括现在作为 Ive 代表作之一的 Apple Park,其实也是乔布斯晚年最在乎的项目之一,设计方案其实早就定好了——这么算下来,能完全把功劳算到 Ive 头上的项目其实并不太多(2016 年的《Designed by Apple in California》应该就和乔布斯完全没啥关系了……),Ive 从来就没体现出超乎常人的好品味。



Ive 实际上并没有在“后乔布斯”时代证明自己

乔布斯逝世几年后,虽然苹果仍然在推陈出新,并且公司市值也书写了历史,但让人兴奋的新产品和新服务越来越少。我们总归咎于摩尔定律已经失效、硬件产品在很多时候已经接近了物理极限等等这样那样的原因,但这可是苹果,如果说世界上还有几家能够“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的公司,那么苹果无疑就应该是其中之一。

可 Ive 的表现是让人失望的。虽然他的头衔越来越高,包括在 2015 年从苹果设计高级副总裁升级为首席设计官,以及在 2017 年 Ive 重新担任管理职务,但苹果无论软硬件的设计都是昏招迭出,“垃圾桶”Mac Pro 虽然优雅但丢掉了扩展性(新款回归了扩展性,但设计嘛……)、MacBook 系列丢掉了键盘手感并且始终没有完全解决故障问题,还有越来越让人提不起兴趣的 iPhone、起大早赶晚集的 Siri 和云服务等等等等。

并且苹果的产品线失去了想象力,这是最糟糕的事情,除了 AirPods 堪称是“后乔布斯”时代最有划时代意义的产品之外(AirPods 对于同类产品的影响让人回想起当年那个始终能领先行业 1 - 2 年的苹果),其它“新东西”屈指可数,而已有的产品线甚至是全面落后了。至于无人驾驶智能汽车等项目的消息也是时有时无,让人怀疑公司内部根本就没有一个能在产品方向上勇敢拍板的决策者。

在 Ive 宣布要离开苹果后,很多媒体对 Ive 的历年代表作进行了盘点,但在我看来,Ive 在“后乔布斯”时代做过最重大的事情只有两件——第一是 iOS 7,它甚至让“扁平化”成为了一项流行词汇;第二是招揽来了 Marc Newson

不过这两件事的后续并没完全达到预期。iOS 7 相对于 iOS 6 而言确实是全面颠覆,它被认为是 2012 年原负责 iOS 的高级副总裁斯科特·福斯特尔离职之后,Ive 大权独揽,统一了硬件和软件设计后的成果。但这套设计语言到现在也没有太本质的新变化(iOS 7 的功劳算在了 Ive 头上,但其实 Alan Dye 是项目的主要负责人),包括到现在苹果已经有了 4 大系统,但设计语言其实很模糊,也没看到太明确的思路和未来的走向。

至于 Marc Newson,他的名气和本身的能力跟他在苹果所带来的产出可能有点太不成比例了,你能想到这位大神在苹果做出了哪些设计吗?没有吧。倒是 Marc Newson 在外面接的活儿还挺多的,我们最熟悉的比如 Marc Newson 为 Louis Vuitton 操刀的香水瓶行李箱和万宝龙合作的 Montblanc M 系列书写工具等等,这些都是在 Marc Newson 加入苹果公司之后做的。


Ive 的离开,是对大家都好的选择

所以这是为什么当传出 Ive 将要离开苹果的消息时,我的第一反应是“终于”。Ive 的离开是对大家都好的选择。Ive 可以去做让他开心和充满激情的设计,不用再拘泥于苹果这套框架和体系。

2014 年 Ive 在接受《星期日泰晤士报》(The Sunday Times)的采访时曾表示“如果有一天苹果公司失去了创新的基因,那么我将离开这家公司”。而现在 Ive 真的要离开了。可问题是,这家公司的创新基因不就应该是 Ive 负责的事情吗?或许这句话应该这么说:Ive 失去了创新的基因,那么他就应该离开这家公司了。

Ive 将有机会在自己的 LoveFrom 公司真正证明自己——没有了苹果的环境和体系,Ive 是否能证明他具备足够的创造力和从无到有的完成能力,他能有机会有史以来真正完全脱离乔布斯的影子,去捍卫自己在行业当中的地位。在当初加入苹果之前,Ive 也曾有过外包设计等工作经验,但他后来表示他实际上对创业并不太擅长,还是喜欢在企业工作,而最终乔布斯为他创造的条件就是让 Ive 几乎完全不受任何琐碎事务的干扰,让 Ive 可以完全专注于设计。

现在 Ive 创业了,迎接 Ive 的将会是铺天盖地的琐碎事务。但往好的方面想,52 岁的 Ive 其实也完全可以继续在苹果的工作,他不主动离开,应该也没有人会把他赶走。但他选择离开,至少还体现着自己仍然拥有回到原点的激情和热血,最终成功或者不成功,Ive 掌握了自己的人生,都不会留下什么遗憾。

而对于苹果来说,这一步其实也早应该迈出来了,Ive 主动离开对于苹果算是一个解脱。“后乔布斯”时代一直就是 Ive 的时代而不是库克的时代,库克一直对自己有很清晰的定位,并且也做到了他职能范围的最好,但苹果任何时候都是设计至上、产品至上的公司——而 Ive 从来就不是一个合格的产品带头人。

没有了 Ive,苹果或是可以内部提拔更多年轻力量,或是从外部招揽一个野心家或者造梦者式的产品负责人。相比眼睁睁看着一年更比一年发福的 Ive,我更加期待一个崭新的苹果的未来。

评论提交成功!通过后将出现在下方评论区。
条评论
ryuryu

找来了马克纽森 然后又带走了马克纽森

7 月 2 日 10:02

这篇评价挺中肯的,同时也让人清楚乔布斯作为一个具有敏锐洞察力、前瞻视野的决策者、坚定狂热的执行者是多么难能可贵!

7 月 2 日 10:21
dbdbcngcfhvch

为什么作者能用全是臆测的观点并不停地使用反问句写出这么好笑的文章出来。

7 月 2 日 10:24
ddi0815

感觉ive离开对自己和苹果都好,当然这是个艰难的决定。
想起了班戈,都是勇于承担的设计师。

7 月 2 日 10:42
inno897

一直感觉Ive被高估和神话了,乔布斯之后再无惊艳和颠覆性的设计可以证明这一点。期待看到他离开之后的设计作品来证明自己不只是一个好的执行者,还是一个有才华的设计师。

7 月 2 日 17:36
onomatopoesie

写得真好,功过得失都分析得有理有据,让人对Ive的苹果时代有了一个更为全面的认识,谢谢作者

7 月 4 日 18:53
登录
忘记密码?
绑定已有账户

已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