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tements 宣布不再举办时装秀,品牌创始人顺便说了一些大实话

陈露致 // 2017 年 6 月 3 日 20:51

回顾 Vetements 的历史真心费不了多少笔墨,2014 年创立才短短三年的历史,不过毋庸置疑它已经成为站在时尚行业最核心位置的品牌了。最近在与美国版《VOGUE》的电话采访中,品牌创始人宣布了一个大消息,从下一季开始 Vetements 将不再举办时装秀。

从 2014 年至今,Vetements 总共办了 6 场时装秀,第一场是最常规模式的发布会,从第二场开始就是大家如今非常熟悉的 Vetements 模式了,地下俱乐部、中餐馆、教堂,随后闯入高定周日程发布成衣系列(居然还是官方允许的),第一场在老佛爷百货,第二场在蓬皮杜艺术中心。以上就是 Vetements 品牌的时装秀历史了,接下来这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品牌将开始一段新的历史。

女装周、高定周都已经留下痕迹的 Vetements,这一次决定进军男装周了,新的一季会以 showroom 的形式在 6 月的巴黎男装周展示,但仅面向买手和时装编辑开放。在宣布不再举办时装秀的同时,品牌创始人 Gvasalia 兄弟还在接受采访时顺便说了几句让人大呼痛快的实话。

实话一:时装秀是贩卖梦想,最终吸引人们在免税店购买香水和钱包。

的确,事实是许多品牌在时装秀上展示的设计有相当一部分并不会最终在店铺出售,或者实际销售的款式会是走秀款的低配版。秀场就像舞台,很多设计纯粹只是为了刺激你心跳加速,只有够夸张、够戏剧化才能促使图片在社交媒体上的传播,而实际的销售环节则又是另外一回事请了。

另外虽然服装是时装秀的主角,但尴尬的是,进入市场以后对于绝大多数奢侈品牌来说真正的支柱是香水、唇膏、钱包。

实话二:花了那么多钱办秀,但人们的关注点却不在设计。

Demna Gvasalia 说办一场秀至少需要 2.5 万欧元,Vetements 上一场发布会花了 10 万欧元。不过最糟糕的状况是,第一次能在阳台看到时装秀现场的 Demna 发现,绝大多数嘉宾都是透过手机屏幕在看秀,80% 的服装并没有被看到或者理解。这显然让设计师很受伤,花了那么多钱,但人们的关注点却不在设计上。

一年两季的四大时装周、男装周、高定周,再加上部分品牌为早春度假系列安排的发布会,以及世界各地其他城市的时装周,感觉一年 365 天每天都是时装周。Gvasalia 兄弟认为买手和时装编辑都已经厌倦了,可不是嘛。

实话三:受够 oversize 连帽衫了。

长袖子 oversize 连帽衫无疑是 Vetements 过去最受追捧的设计之一,不过设计师说自己已经受够它了,Demna 同时受够了的还有东欧风设计。CHANEL 的粗呢套装、Dior 的 New Look,几乎所有的品牌都希望打造签名式的设计,并且将其传承下去,不过显然这不是特立独行的 Vetements 的计划。

实话四:叛逆和酷是最讨厌的两个词。

毋庸置疑 Vetements 被视作时尚行业规则的破坏者,人们追捧 Vetements 以借此显得自己很酷很叛逆。不过设计师已经明确表态,这是自己最讨厌的两个形容词。用 Demna 的原话说:“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不是为了破坏原有的行业体系,只是为了 Vetements 品牌本身。”

Vetements 不是为了破坏规则而生,叛逆和酷不是因而是果。所以那些为了显得自己很酷、很个性而选择 Vetements 的人们,其实恰恰是站在了自己所追捧品牌的对立面。

实话五:总部搬到苏黎世,一部分是因为税款,一部分是因为巴黎扼杀创造力。

Vetements 先前刚刚将总部从巴黎搬到了苏黎世,对于外界猜测“出于税款”的考虑,Demna 毫不避讳地表示,这确实是一部分原因。但是这显然不是最主要的。毫无疑问,小众的 Vetements 所受到的关注度已经把它放在了主流的位置,但设计团队却依旧清醒地坚持着自己的理念。这一次选择离开时尚的中心,因为他们觉得巴黎扼杀创造力,受够了被功利炫耀充斥的时尚圈和肤浅的光鲜。


摆脱死板的时装周模式,Vetements 表示未来会在合适的、有需求的时间时不时举办活动,用 Demna 的话说“会更像是惊喜”。Vetements 最难得的不是爆红,而是它在爆红之后依旧清醒独立、依旧骄傲地不走捷径。

评论提交成功!通过后将出现在下方评论区。
条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绑定已有账户

已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