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老建筑的方式有不少,但这可能是最“好用”的一种

陈飞 // 2016 年 1 月 24 日 01:14

我们总是喜欢调侃俄罗斯朋友是战斗民族,久而久之,提起它们时脑袋里总是浮现出他们彪悍的一面(徒手猎熊什么的)。不过,在一些俄罗斯设计师的作品当中,我们还是能找到它们细致的一面,

最近,俄罗斯设计师 Nasya Kopteva 和 Sasha Braulov 就设计了一组桌面摆件。不过,与普通的摆件相比,它们在设计上花了更多的心思。两位设计师都是先锋派建筑的爱好者,他们将先锋派建筑的经典作品转变成了一个个精致的摆件,以此向大师们致敬。

作为莫斯科先锋运动的代表人物,康斯坦丁·梅尔尼科夫的作品在俄罗斯有着深远影响。康斯坦丁一生设计了不少经典作品,这样一位大师在自己的居所上面自然是不肯妥协。这一款回形针收集器灵感就来自康斯坦丁生前居住的小楼。

Bakhmetevsky 公交车库是康斯坦丁在 1926 年设计的作品。那时候的莫斯科迫切需要建造一座车库来停放公交车。车库太小,车子停不下。车库太大,又会因为那时候车子没有倒档而出不来。康斯坦丁创造性地使用了平行四边形的解决方案,让公交车能实现自由进出。这座车库在设计师的手中,变成了便签底座。斜面设计能让人方便地看到便签上的内容。

笔架和手机底座组合起来就是 30 年代的纺织研究所。建造这栋建筑时的宗旨是尽量降低成本,容纳更多的学生。建筑设计师伊万·尼古拉耶夫的原则是“增大公用空间”,提高空间的利用率。为此,整栋建筑被建造成了“H”形。

这件名片盒与卷笔刀组合起来,就是圣彼得堡工人文化宫。

想来,我们接触得最多的这类小玩意,应该就是那个满大街都能见到的埃菲尔铁塔模型了。但实际上,好像除了看看,也没什么实际用处。俄罗斯这两位设计师的思路无论是在设计上还是经济效益上,都更具有价值。我们显然也更希望游览一个景点后,收获的是这样的纪念品啊。

评论提交成功!通过后将出现在下方评论区。
条评论
zyjolly

非常好,哪里有卖?

2016 年 1 月 26 日 11:30
陈飞

目前没有相关消息呢,哎。

2016 年 1 月 26 日 17:02
solo0125

同问 哪里有得卖。。。

2016 年 1 月 26 日 16:20
陈飞

我也挺喜欢,就是没得卖

2016 年 1 月 26 日 17:02
DREAM_INN

用这种方式致敬建筑棒棒的 也算是微建筑风格吧哈哈

2016 年 3 月 11 日 15:25
登录
忘记密码?
绑定已有账户

已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