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请俞宸睿为 Redmi 创作了一件作品,也听他讲了关于热爱的故事

当我们聊起“坚持”和“热爱”的话题的时候,同事突然提起来,“那应该去找俞宸睿呀!”

今年 29 岁、大家喜欢叫他“老鱼”的俞宸睿之前在北京上大学,随后进入一家广告公司,在和所有上班族一样按部就班工作 3 年后,他选择在 2019 年回到成都,并在著名的蓝顶艺术区开出了自己的工作室,然后开始全职从事他所热爱的创作。

俞宸睿从事的创作叫 automata,中文翻译叫“机巧装置”或“机关人偶装置”。这是一种历史非常悠久的装置艺术形式,古代中国的木牛流马和指南战车、欧洲具有表演性质的发条时钟等都属于 automata 的范畴。而按俞宸睿的说法,目前在国内全职从事这个行业的可能都不到 10 个人。当热爱的创作成为全职的工作,这背后会有怎样的故事呢。

看视频:

在一次 TED 演讲上,俞宸睿称自己是一个快乐的小木工,而俞宸睿的作品的确都非常有趣,让人开心快乐。比如一只喝水的牛,这以谐音命名为《贺岁的牛》,在今年这个牛年有了吉祥如意的味道;又比如《古希腊课堂》,老师仿佛在讲解地心说,学生们纷纷鼓掌(其实 automata 本身就来源于希腊词语“automatos”,最早是古希腊人用来演示科学原理的)

而即便是在俞宸睿自己状况并不好的时候的创作,也仍然充满了小心思和幽默感。比如在北京工作时,有些茫然的俞宸睿在思考自己的未来时创作了《找自己》——年轻的鸭子快活地转圈,年长的鸭子则一直试图摸索什么;繁忙的工作加上雾霾天,俞宸睿陷入焦虑的状态,这时候的他创作了《搁浅的鱼》,当手柄转起来,一条鱼会在一滩水上不停地挣扎。

这些有趣的作品的背后,其实也有着不少现实的压力和挑战。

比如刚回成都筹备自己的工作室,首先花掉了所有积蓄,而接下来要通过一个非常冷门的职业来谋生,难度也可想而知。“不过倒是从没想过放弃”,俞宸睿表示当时更在意的是一方面能维持下去,同时还能保持创作的热情,“很多我们热爱的东西一旦变成工作,就可能会让你失去兴趣”,“我想尽可能保证我的创作的纯粹性”。

对 automata 的热爱让俞宸睿持续的创作,“一旦拿起木头,所有的烦恼就好像都没了”,“做木工的过程其实是我非常享受的,这能让人慢下来,让我可以很安静、专注地去呈现和表达自己的想法上”。

几年下来,工作室的状况逐渐稳定,俞宸睿的作品也越来越多,这期间有《China Daily》、Chengdu Plus 等更多媒体的报道,今年 6 月俞宸睿也在上海做了作品展,有越来越多人知道了俞宸睿和 automata,这些作品也在带给越来越多人欢乐、共鸣或者思考,“这让我特别开心,也反过来激励我继续走下去”。

相关信息:俞宸睿在上海的机巧装置作品展目前还在进行中,位置在上海伊犁路 80 号 The Space Gallery。展览将持续到 8 月 8 日。

“缺芯”背景下,Redmi 仍然“不顾一切的热爱”

这次的项目是理想生活实验室和 Redmi 品牌共同带来的,而“坚持”和“热爱”或许正是我们的共同点。以 Redmi 来说,从早年的红米到现在的 Redmi,不变的是那句“不顾一切的热爱”slogan,以及品牌对于优秀产品和极致性价比的追求。

这次视频中出现的 Redmi Note 10 Pro 是在今年 5 月 26 日的发布会上亮相的。作为 Redmi 品牌第 10 代产品,Note 10 系列本身就有着特殊意义,官方也非常希望做出一个“十全十美”的产品。但今年恰恰还有一个“缺芯”的大背景,这直接影响了全球多个行业——不只是手机行业,也包括电视、电脑、游戏机、电动汽车等等,这已经成为全民了解的话题。

延伸阅读:去年芯片行业对疫情下的市场需求做出误判,导致对芯片投资大量减少,同时今年还有诸如美国得州暴雪、日本地震、台湾地区断电等加重芯片供货紧缺的“黑天鹅事件”。按 Redmi 总裁卢伟冰的预计,全球“缺芯”至少还会影响未来一年时间。

芯片供应不足会直接导致两个结果,第一是采购不到芯片导致产品无法生产,第二是产品即便生产了,但因为芯片供应紧张导致采购成本大幅上涨,从而使得最终产品的价格也水涨船高。这两个结果在今年都有体现。

这并不是 1 颗芯片的问题——以 Redmi Note 10 Pro 来说,它用了 114 颗芯片(一款手机要用到的芯片有很多类,比如存储芯片、音频芯片、感应芯片、射频芯片、电源芯片等等,每个大类下还有子类,所以并不是很多同学理解的就 1 颗处理器芯片而已),但凡其中 1 颗芯片采购不到位,产品就生产不出来(一台智能汽车需要的芯片就更多了,大概 1000 多颗)。

延伸阅读:今年同款芯片采购价涨了 20 - 30 倍的情况比比皆是,很多报道都引用了一个例子:一款智能汽车用的芯片去年卖 70 多元,今年涨到了 2000 多元。蔚来汽车今年曾暂停过生产,也是因为芯片短缺。

对于科技企业来说,这是摆在面前实实在在的挑战,首先在芯片短缺的情况下,仍然能采购到芯片,这代表了企业的实力和规模,同时采购来了芯片,还不能把抬高的成本转嫁给最终的消费者,更不会去偷工减料,这考验的是企业的价值观(当然也是建立在有足够实力的基础上)。

而最终 Redmi Note 10 系列的定价仍然延续了 Redmi 一贯的竞争力(用了天玑 1100 旗舰芯片 + UFS 3.1 的 Note 10 Pro 起跳价 1599 元,天玑 700 的 Note 10 最低到了 1099 元),外部环境波涛汹涌,但对于普通用户来说,应该完全联想不到“缺芯”这件事——实际上,每一代 Redmi 产品都是这么来的。

追逐热爱:心是动力,也是方向

想要带来“十全十美”的产品,靠的是实力,也靠的是“不顾一切的热爱”下对打造好产品的坚持,这也是让我们把 Redmi 品牌和艺术家俞宸睿联结起来的原因。

这次俞宸睿为 Redmi 创作的这件作品名叫“追逐”,手柄转起来,两条鱼会不断地游动,同时它们的心也在不断的跳动。象征着它们都在朝着心中热爱的方向去不断追寻。

“鱼”本身就是俞宸睿作品里经常出现的形象,在俞宸睿看来,“不顾一切地努力追逐梦想、追逐热爱的鱼是闪亮的”,《追逐》里的其中一条鱼可以是他自己,而另外一条鱼可以是 Redmi,也可以是在坚持追求梦想的你、我、每一个人。

“我认为一个人全力去追逐一件事情的时候,他一定是心潮澎湃的。然后他的这种热情其实也会感染到其他人”。追梦路上驱动着自己前行的永远是充满热爱的跳动着的心,想必这也是每一个在认真做事的人都能感同身受的。“心是动力,也是方向。我觉得这是一种精神的传递”。

项目团队
导演:尹兴霖 / 导演助理:黄菊 / 制片:袁子
摄影指导:丁相博 / 灯光:朱江恒 / 助理:张素懿
剪辑:杜建铭 / 调色:孙黎 / 音效设计:查理 / 平面设计:Zoë
第二摄影师:Deven / 出品:吴诗源

评论提交成功!通过后将出现在下方评论区。
条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绑定已有账户

已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