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打绿乐队宣布改名叫“鱼丁糸”,还是因著作权纠纷案的问题

吴诗源 // 7 月 3 日 21:09

今天中午,苏打绿宣布乐队名字即日起改为“鱼丁糸”(里面的“糸”念 mi,四声),并确认了乐队将在 7 月底重新开唱,还是走 live house,第一场是 7 月 31 日,在台北华山 Legacy。

今年 2 月 24 日凌晨,苏打绿乐队宣布回归(前一天晚上是吴青峰的台北小巨蛋演唱会,安可阶段乐队成员集体亮相成为大彩蛋),随后发布了全新单曲《Tomorrow will be fine.》,这是苏打绿休团 3 年后重新组队带来的第一首新歌,而这首新歌的意义不仅宣告乐队回归,细心的同学会发现版权公司已经是 Oaeen Ltd.,中文是“鱼丁糸有限公司”——不再是过去苏打绿音乐标注的“林暐哲音乐社”。

这次乐队改名显然还是受著作权纠纷案的影响。2018 年 12 月 31 日,吴青峰和林暐哲发布共同声明,宣布结束长达 15 年的合作关系,但随后双方很快对簿公堂,林暐哲主张双方在 2008 年 8 月签署过一份词曲版权授权合约,按照这份合约,截止到 2014 年 12 月 31 日,吴青峰创作的音乐词曲都将专属授权给林暐哲,除非在合约期满前 3 个月以书面形式提出反对,否则合约将自动续期 1 年。

林暐哲称吴青峰并未“以书面形式提出反对”,因此主张版权合约在双方结束合作关系后仍然有效。

而吴青峰方面则举证了在结束合作时双方发布的声明当中,也包括了吴青峰独立制作、处理自己的工作等,事实上证明了双方对结束所有关系的知情并认可。到今年 4 月 16 日,台湾地区“司法院”下属的智慧财产法院也据此进行了判定:驳回林暐哲所有诉讼,吴青峰胜诉。全案仍可上诉。

不过林暐哲是以诉吴青峰违反著作权法为由分别提交了民事诉讼和刑事诉讼,已经判林暐哲败诉的是民事部分,而刑事诉讼部分才刚开始——就是在今年小巨蛋演唱会结束的第二天,台北地检署就起诉了吴青峰,然后案件进入审理流程当中。

延伸阅读:按林暐哲现在的主张,吴青峰甚至在 2019 年发行的个人专辑《太空人》的版权都仍然属于林暐哲。吴青峰虽然在 2018 年 10 月 26 日发出过“书面形式的反对函”,但因为离当年 12 月 31 日不足 3 个月,因而林暐哲主张 2019 年合约也自动续期了。

吴青峰在 2019 年有再次发函,现在可以明确的是 2020 年开始就没任何约束了。(之前的著作权就还得继续走法律途径)

这次乐队改名是否和刑事诉讼部分的进展有关这不得而知,不过被“恩师”起诉这件事还是让人感到无比唏嘘。按林暐哲所主张的,吴青峰不能在未获同意的情况下公开演唱自己在 2014 年 12 月 31 日前创作的 277 首歌曲,而随着诉讼的进展,现在看起来连“苏打绿”这个名字都不能使用了——此前据媒体报道,“苏打绿”相关的大部分商标都已经被林暐哲的公司注册。

不过对于苏打绿乐队来说,“鱼丁糸”并不算全新的名字,2005 年苏打绿在发布首张专辑前的试听片上就用了这个名字,并且在 2016 年台湾贡寮国际海洋音乐祭上,苏打绿乐队也以“鱼丁糸”身份参演,现场和观众的互动也非常有趣。

从繁体字来看,“鱼丁糸”3 个字其实就是“蘇打綠”3 个字当中的一部分。而这次不仅是乐队名字修改,团队成员也全部换了新名字:青峰改叫“日出”、小威改叫“八女”、阿福改叫“可田”、家凯改叫“豕豆”、阿龚改叫“金八”、馨仪改叫“香我”。

按苏打绿宣布改名的说法是“新的乐团”,其实对于粉丝们来说都还好,虽然感觉上新的乐队名字和成员艺名都还得好好适应一下,但这仍然是陪伴大家 16 年的那支乐队(苏打绿 2004 年出道。如果算校园时期的话还要加 3 年,他们从 2001 年开始在校园表演)。暂时不能唱过去的歌总是让人遗憾,但 6 人组不变,未来还有很多可以期待。

评论提交成功!通过后将出现在下方评论区。
条评论
ddi0815

乐队名个成员名都是原名汉字的一部分。

7 月 6 日 10:57
登录
忘记密码?
绑定已有账户

已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