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刚换了 CEO,GIVENCHY 的艺术总监 Clare Waight Keller 又离任了

陈露致 // 4 月 11 日 04:59

4 月 10 日,GIVENCHY 宣布艺术总监 Clare Waight Keller 离任,2020 秋冬女装系列成为她为品牌创作的最后一季作品。Clare Waight Keller 在 2017 年 3 月加入 GIVENCHY,她也是品牌创立以来的首位女性创意总监,在此之前她曾担任 Chloé 的创意总监。

GIVENCHY 也由此成为今年第一个换掉创意总监的奢侈品牌(也不能说“下课”,就是 3 年的合约满了没有再续约)。而在 3 月初,GIVENCHY 才刚任命了前 DIOR 美国区总裁兼 CEO Renaud de Lesquen 出任公司 CEO,在职 6 年的原 CEO Philippe Fortunato 离任(而且是直接离开了 LVMH 集团)——在一个月内两个关键岗位全部换人,这可以算是公司一系列方向上的调整了。

过去几年,GIVENCHY 虽然更加活跃和时髦,但总让人觉得它好像“少了一点什么”。Clare Waight Keller 在 Chloé 的表现曾为她赢得了不少拥趸,而她来到 GIVENCHY 更是进一步拓宽了她负责的范围:女装和男装成衣、配饰乃至高级定制一把抓。工作量上去了,出的“活儿”虽然单拿出来每一件都挑不出太大的毛病,但总让人觉得,即便不是挂 GIVENCHY 的 logo,换个品牌好像也合理。

说白了就是“叫好不叫座”,Clare Waight Keller 在 GIVENCHY 的作品业内口碑不赖,但在面对更大的消费市场时,她的设计缺少简单直接的记忆点,或者说爆点。

最近一次 Clare Waight Keller 的作品出圈,还是因为 Virgil Abloh——Gigi Hadid 在 Off-White 2020 秋冬女装发布会压轴展示的婚纱被指抄袭了 GIVENCHY 2020 春夏高定系列的一款礼服。

当年 Clare Waight Keller 在 Chloé 的一大功绩是创作了一批爆款手袋,不过在 GIVENCHY,Clare Waight Keller 虽然也打造了 WHIP、EDEN 等几款全新手袋,但这些包款的影响力和当年的“小猪包”明显不是一个量级。

秀场上夸张的帽子倒是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了声浪,但舞台化的造型单品终究不是消费市场上的主力。话题产品和主力产品之间存在断层也是一大问题。

一句话总结 Clare Waight Keller 三年任期的成绩:作品在一个有限的圈子里获得了认可。但对于 GIVENCHY 这种级别和定位的品牌来说,这还远远不够。想想她之前的创意总监,John Galliano、Alexander McQueen 和 Riccardo Tisci,哪一位不是流量金字塔顶端的设计师? 单就 Clare Waight Keller 直接接替的 Riccardo Tisci,暗黑系、五角星……让人随随便便就能回想起 RT 的时代。

即便 Clare Waight Keller 的设计被认为最接近品牌创始人的风格,但这已经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时代了。

克制是 Clare Waight Keller 作品的调性,喜欢的人自然喜欢,但这在当下热点快速更替大环境里,很难帮助品牌快速高效地收拢人心,换句话说,她作品里的精英气质,和当下主流(或者说年轻一代)追求的时装民主化是背离的。

这份克制不只体现在产品设计上,也体现在宣传营销里。比如品牌最新的 2020 春夏广告大片,请了 Charlotte Rampling 和 Marc Jacobs 出演,两人还拍了一幕很有意思的短剧。片子其实蛮好玩,但显然不是照着主流趣味来创作的。这支短片自然也没能出圈,品牌官微上转发量只有 16(这简直就是营销部门的懈怠了,哪怕在公司内部传播一下,转发量都不只这一点),视频播放量也不过 2 万(并不是被限流了,GIVENCHY 其它视频也就这个量)。

回顾一下:

据 WWD 报道,在 Clare Waight Keller 离任后,GIVENCHY 后续将会公布新的“创意团队”(WWD 的报道原文是“creative organization”。这和常规的新创意总监上任可能会有不同,可以特别留意一下)。而由于疫情和艺术总监离任的原因,GIVENCHY 将取消 2021 早春女装系列和 2020 秋冬高定系列,另外品牌还计划在 6 月通过 showroom 的形式带来一个男装系列。

评论提交成功!通过后将出现在下方评论区。
条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绑定已有账户

已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