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免费在线看的《囧妈》,已经撞开了中国电影史的一扇新大门

吴诗源 // 1 月 25 日 18:12

春晚还没结束,时间刚刚跳到 1 月 25 日凌晨零点,朋友圈里就有同学在互相提醒,“《囧妈》可以看了”。

徐峥和电影《囧妈》这次的动作在外界看来非常快且突然,1 月 24 日《囧妈》官方发布消息,宣布已经撤档的《囧妈》会在 1 月 25 日大年初一这天以免费的方式在线播出,这是《囧妈》制作方欢喜传媒和今日头条的母公司字节跳动的合作,《囧妈》免费播放的平台就是“头条系”的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抖音等,从公布消息到电影上线,甚至不到 12 个小时。

这不可能不是一场突然袭击。考虑到之前《囧妈》提档引来的风波、突然在社交平台上传开的“对赌协议”,再加上这次《囧妈》和字节跳动达成的是一套非常完整的、分多个阶段并持续到 2022 年 12 月 31 日的合作,这必然不可能是短时间能谈下来的——1 月 23 日,春节档的 7 部电影都因为当下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宣布撤档,如果是因为院线撤档才决定要在互联网平台播出,只有 1 天时间,根本不可能谈下这个“最少支付人民币 6.3 亿元”的大项目。

至于有的媒体会说“双方果断地在 1 天内谈成合作,这就是中国互联网的速度”之类的鬼话,恐怕这么写的人自己都不信。且不说这已经基本是春节前放假了,就只是 1 天之内,可能人都约不到一起,还能谈几个亿的项目还能拍板,甚至技术上都一切准备好了,然后时间一到就上线——不管官方以后会怎么说,你真的信 1 天内能做这么多事?

所以就只剩下一个解释:徐峥早就做好准备要干这么一手了——徐峥很早就准备在线播《囧妈》,而不是走院线。

如果基于这个结论再回头来看,在此之前徐峥为了《囧妈》所进行的各种行动、活动,突然就有了别的意味。比如徐峥上《吐槽大会》用力宣传片子,或者因为电影提档所引来的质疑乃至骂声——很可能一片骂声的时候,徐峥自己正在家偷着乐呢。至于黄渤上《奇葩说》也帮忙宣传了《囧妈》,是否知情就不知道了。

不过,如果说徐峥一开始准备拍《囧妈》的时候就想到要做流媒体,这有些夸张,我相信徐峥本身还是拍的是院线电影,同时徐峥也不可能会提前想到这次疫情会到这么严重——这次疫情真的全面爆发并被全国人民关注和重视,其实也就不到 1 个月时间,并且谁能想到这次疫情会走到“封城”这一步呢——我们谁都没经历过,徐峥自然也不可能能预计到电影一定就会在上映前需要撤档。

综合所有公开的资料来看,徐峥动了走线上的脑筋,最早可能能上溯到签那份“对赌协议”的时间段。这份协议是 2019 年 11 月 8 日签订的,协议双方是影片的主要出品方欢喜传媒(徐峥是创始人之一,其他还包括宁浩等)和横店影业,后者将以 6 亿人民币价格支付保底费用(此外还将承担宣发费用 1.5 亿),双方约定保底总票房为 24 亿元,超出保底总票房的部分,欢喜传媒和横店影业将分别按 35% 和 65% 的比例进行分配。

按当时社交平台上大家的看法,即便是徐峥出品,也不见得就一定能做到 24 亿元的票房,尤其今年原本准备在春节档上映的影片还不少,并且个个都竞争力十足,《唐人街探案 3》、《姜子牙》这些都是备受关注的大 IP、重磅续作,《紧急救援》是林超贤和彭于晏的组合,而《夺冠》(原名《中国女排》)自然更不必说了——这完全是《建国大业》一般的存在。不出意外的话,到时候电影院抢排片都会抢得头破血流。

所以当时社交平台上,大家都为徐峥捏了一把汗,认为徐峥这是在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冒险。毕竟按照那份协议,只有达到 24 亿票房,欢喜传媒才能拿到 6 亿元的制作费——但这并不容易,当年《泰囧》和《港囧》票房分别“只有”12.67 亿和 16.13 亿,而《我不是药神》已经进入中国影史票房 TOP10 了,也“不过是”30.7 亿的票房。24 亿票房哪有那么容易。

可能就在这个时间点上,徐峥开始和字节跳动接洽——至于谁先接触谁不得而知,事实上包括最后这个数字“6.3 亿”也显得这么合理,反正都是 6 亿左右,要拿横店影视的钱还得有前提条件,而字节跳动的钱基本是落袋为安。

事实上如果走院线,出品方真正能赚到的钱还要打个大折扣,按行业规矩,影院分账至少 50%,同时出品方为了争取影院有更多排片,往往还要付出更多——吃饭喝酒往往少不了,托关系、塞红包等等潜规则也是公开的秘密。过去也经常有因为院线排片少,出品方或者导演在社交平台上公开抱怨的新闻。可以说,按照现有的传统发行模式,院线不仅一直赚得盆满钵满,还一直卡着出品方的脖子。

徐峥不太可能“开天眼”能预测到春节档电影会全部撤档,但至少还是备了一手,不一定是《囧妈》,很可能一开始和字节跳动接洽是为后面的片子考虑的——只是因为疫情的关系让这个 Plan B 提前了(所以徐峥考虑这个,也很可能比去年 11 月那份“对赌协议”的时间更早)。

多说一句,这个 Plan B 就是徐峥想要改变中国的这套发行模式——为什么这件事徐峥能做,因为如果看欢喜传媒的组成,导演身份的股东除了徐峥和宁浩,还有陈可辛、张一白、王家卫、顾长卫和张艺谋,另外签约的导演还有贾樟柯、王小帅和文隽等等,这就是中国电影圈的半壁江山。

这样级别的导演抱团,即便是院线方也还是忌惮三分。更何况中国的影迷看电影其实看的还是导演和明星,发行渠道的影响从本质上说并没有那么大,这让徐峥有机会去做一个行业的颠覆者。

并且你不得不服气,成大事者,好运气也至关重要,因为疫情的关系,不仅春节档电影集体撤档,还让欢喜传媒和横店影视的“对赌协议”因为这种“不可抗力”而撤销(签合同的时候都会有“不可抗力”的部分,但我们真遇上“不可抗力”的时候少之又少),徐峥可以完全没有任何后顾之忧地把《囧妈》交给字节跳动。可以说,徐峥豪赌了一把,并且大获全胜。

在消息公布之后,欢喜传媒的股价也一路飙涨,不到两个小时股价上涨 43%,几乎是市值翻倍。同时,这件事里字节跳动也同样是获利方,虽然付出了 6.3 亿的成本,但这一波传播,无论实际的广告费、下载量还是无形的口碑都足够可观。之前快手拿下今年春晚独家互动合作伙伴就让腾讯、字节跳动等倍感压力,而现在这一波操作,字节跳动不仅扳回一城,某种意义上它还成就了中国电影史上新的里程碑。

这个里程碑是中国影视内容发行的边界在打破,发行方式在重塑。过去大电影走院线,网综网剧走线上,大家互不干涉,各自挣钱,而现在出品方和互联网公司绑定,架空了院线方——电影仍然可以大规模发行并同样赚钱,但没有传统院线方什么事了,也难怪在《囧妈》宣布在线免费播出后,几十家院线公司联名向国家电影局发出了“紧急请示”,要求国家主管部门“规范电影窗口期”、“叫停《囧妈》互联网免费首播的行为”。

作为原来的既得利益者,院线公司原来“躺着挣钱”的大蛋糕一夜间就没有了,也难怪所有院线公司都群情激昂。并且这很可能引起连锁反应。虽然万达影业总裁曾茂军今天在接受采访时强调“《唐人街探案 3》肯定会先上院线”、“院线电影就要上院线”,但这扇大门一旦开启,后续的势头可以想象。过去受够了院线公司折磨的导演、出品方们恐怕内心都在暗暗叫好,而只要有在线渠道买单,接下来影片从院线方流失几乎是一定的了。

这个情况,像极了 Netflix 从 DVD 租赁转型到内容发行平台至今在美国遇到的状况——冲击并破坏了整个传统电影行业的玩法规则、和所有传统制片厂为敌。只是在此之前我们没想到,在中国出现同样的颠覆者来得这么快和这么突然。(可以仔细看欢喜传媒和字节跳动的协议,特别是当中的“第二阶段”,一个中国版的 Netflix 正呼之欲出)

所以接下来,当我们躺在家里的沙发上轻轻松松看着免费的《囧妈》的时候,我们可以想到我们无意间已经见证了一个新的历史,而以后当我们看到徐峥那颗闪闪发亮的光头的时候,可以去想这颗脑袋里面,可真是相当、相当的不简单。

评论提交成功!通过后将出现在下方评论区。
条评论
inno897

徐峥想做中国网飞估计早已在准备当中 只是事发突然 打乱了计划 只好匆忙上场

1 月 25 日 23:40
吴诗源

但还是赢了……院线除了喊喊抵制徐峥之外没别的办法……

1 月 26 日 00:35
登录
忘记密码?
绑定已有账户

已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