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运动品牌核心高管几乎同一天宣布离职,但情况也没想象的那么糟

陈露致 // 11 月 3 日 14:04

刚过去的 10 月底,消息又重磅、来得又频繁的行业莫过于运动装备行业了,10 月 22 日,NIKE 和 Under Armour 两大品牌在同一天宣布了 CEO 即将离职的消息,而再早一天,adidas 全球品牌总监 Eric Liedtke 也确定将在今年 12 月 31 日离开。三位不仅都身居高位,同时也都在各自公司呆了非常长的时间——Parker 在 NIKE 有足足 40 年了,Liedtke 也已经在 adidas 呆了 25 年,作为 UA 创始人的 Kevin Plank 就不用多说了。

Mark Parker 在 1979 年加入 NIKE,当时的身份是球鞋设计师,他在 2006 年坐上了 CEO 的位置,2016 年 Phil Knight 退休后,他成为了 NIKE 董事会主席、总裁兼 CEO。即便已经成为公司掌门人,Mark Parker 依旧没有丢掉老本行,他还是活跃在球鞋设计的第一线,比如让人津津乐道的他和 Tinker Hatfield、藤原浩在 2002 年组成的 HTM 团队,在拥有极大自由度的情况下——不受时间、预算等限制——三位大佬携手创作了一系列“神鞋”。

前 eBay 总裁兼 CEO、现云服务公司 ServiceNow 总裁兼 CEO、PayPal 董事会主席 John Donahoe 会在明年 1 月 13 日接替 Mark Parker 的位置,其实他在 2014 年就已经加入了 NIKE 董事会。Donahoe 此前的履历也让外界普遍认为接下来 NIKE 会把重心向数字化做出更明显的倾斜。

Mark Parker 的离开看起来有些突然,甚至让不少粉丝感到担心。想想当年 NIKE 为了留 Mark Parker 多干 5 年,给了他价值 3000 万美金的股票,如今他提前离职,很容易让人去猜测这中间是否发生了什么变故?事实上围绕 NIKE 时有一些争议事件发生,比如去年性别歧视风波导致包括 Trevor Edwards(原来的“二把手”,曾被视为 Mark Parker 最可能的继任者)在内的数十位高管离职,另外就在这个月中旬,因为兴奋剂问题,NIKE 解散了 2001 年发起的俄勒冈计划(Oregon Project)。

虽然很难把这些事件和 Mark Parker 的提前离职直接挂钩,但整个环境并不是一个很理想的状态。而 Mark Parker 自己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NIKE 董事会在过去几个月的时间里一直在研究接班人计划,这并不是一个仓促的决定。另外,明年他卸任后还将继续担任董事会的执行主席。

相比在粉丝圈子当中引发的震荡,市场的反应倒是非常平静,Mark Parker 离职消息公布后 NIKE 股价波动并不大。而反观另一边,创始人 Kevin Plank 即将离职的消息公布后,Under Armour 股价反而是应声上涨,当天收盘价较前一个交易日上涨约 6.88%,这简直可以说是众望所归的事了。

Plank 在 1996 年创立了 UA,品牌在 2005 年上市。在销售额增速连续 26 个季度超过 20% 的梦幻经历之后,2017 年开始品牌就陷入了发展困境。当下运动服饰市场竞争又异常激烈,遭遇内忧外患的 UA 至今还没有真正缓过来(库里这时候还骨折了,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今年 7 月底 UA 发布了 2019 财年第二季度财报,销售额增幅不明显,公司下调了全年预期。

从 2017 年开始 UA 就启动了重组,但显然没有收到理想的效果。在此之前外界就普遍认为,Plank 有很大的可能会离开自己创立的品牌。不过从 CEO 的位置退下来之后,Plank 会继续以执行主席的身份领导董事会。

Plank 的继任者是从内部提拔的,现任 COO Patrik Frisk 将在明年 1 月 1 日出任 CEO 并会加入董事会。Frisk 在 2017 年 7 月加入 UA,此前他是加拿大鞋履集团 Aldo Group 的 CEO,再之前 Frisk 曾在 The North Face、Timberland 等品牌的母公司 VF 担任过多个重要职位。

adidas 全球品牌总监 Eric Liedtke 将在 12 月 31 日离职,他的离开至少明面上则更接近于个人选择。他在声明中表示自己已经在 adidas 工作 25 年了,是时候去尝试一些新项目了。而 adidas 也将在 2021 年开启新的战略周期,Liedtke 在这个时间点离开,也可以确保他的继任者有足够的时间融入品牌下一个战略周期。

不过 Eric Liedtke 的离职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最近关于 adidas 在品牌建设方面的讨论。上周 MarketingWeek 报道了 adidas 全球媒介总监 Simon Peel 的观点,“我们在数字营销领域进行了过度投放”,简单地说就是 adidas 在反省自己过多关注市场营销的效果而忽略了品牌建设,而短期的效益往往有足够大的诱惑。

在 Eric Liedtke 离开之后,现任 Gant CEO 的 Brian Grevy 将会回归 adidas 加入董事会,此前他曾在 adidas 工作了将近有 12 年。

或许这可以让人期待这是 adidas 反思自己品牌建设方面的问题并作出改变的第一步,而从这个角度来看,这样的高层更替其实也没有任何问题——其实不只是 adidas,三大行业巨头同时换掉高管看起来是件很唬人的事情,但如果都分开来看,好像也没什么可留恋的,这确实体现了运动服饰行业竞争加剧的现状,但情况其实也没想象的那么糟。

评论提交成功!通过后将出现在下方评论区。
条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绑定已有账户

已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