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动画第一工作室纵火案:一个时代和一个行业的裂痕

吴诗源 // 7 月 20 日 18:59

7 月 19 日晚,京都府警确认,又一名男性伤者抢救无效身亡,京都动画(Kyoto Animation)第一工作室纵火案的死难者数量已经上升到 34 名,此外还有 35 位伤者正在接受治疗。7 月 18 日上午这场震惊世界的纵火案案发当时,京都动画第一工作室现场有 74 名员工,他们大多都是原画师、艺术指导、动画监制,在过去数十年当中,他们和“京阿尼”(京アニ,“京都动画”的昵称)一起为世界带来了无数的美好。

这是日本从平成年代(1989 年开始)以来最惨重的火灾事件。2016 年新潟县曾有华裔厨师长因为忘记关火而导致火灾,当时烧毁了 140 栋建筑物并造成 2 人受伤,更早的时候,1972 年大阪千日商场火灾造成 118 人死亡,成为昭和时代最惨重的火灾。而如果说这些火灾都是人为疏忽加设备失修造成的,那么这次完全是人为蓄意纵火的京都动画纵火案,则更加让人愤怒和难以接受,这也已经是日本战后最严重的杀人事件之一

案件发生仅隔一天,京都府警就公布了嫌疑犯姓名:青叶真司,男性,41 岁。他是在案发当时的现场不远处被抓捕的,从现场到周围附近还发现了汽油桶、刀具和锤子等工具。日本警方这么快就公布疑犯信息这其实非常罕见(并且是在未正式逮捕之前就公开疑犯姓名),也是因为这次事件极为重大。

目前青叶真司因严重烧伤仍在治疗中,犯罪动机并不清楚,有目击者称青叶真司在现场曾喊出“叫你们抄袭我的小说”,但京都动画社长八田英明接受采访时表示,虽然公司一直以来经常收到威胁邮件或电话,“去死”的字眼也不少,但主要是抱怨一些故事情节的走向,并没人提出过抄袭指控,“青叶真司”这个名字过去也没见过。而另一方面,青叶真司曾有过抢劫被捕并服刑的前科,并确认过患有精神疾病。按 NHK 的消息,目前警方正以反社会的方向对事件进行着调查。

已经大部分还原的案件过程就已经非常残酷,平时都有门禁的公司因为当时是上班高峰期而解除了 1 小时门禁,导致罪犯能进到公司中,同时当天因为有重要的工作会议,大量员工都回到公司并在 3 楼会议室开会。而有报道称罪犯的计划其实非常缜密,他破坏了 3 楼逃生通道前往屋顶的门导致不能打开(绝大多数死难者最终在这个位置被发现),也封住了大门的入口,随后大量泼洒汽油并引爆,让这个 3 层的独栋办公楼成为人间地狱。

据官方记录,现场大火从 18 日上午开始,到下午 3 点 19 分才被基本控制,直到 19 日早上 6 点 20 分才完全熄灭。而日本总务省消防厅也已经确认了现场消防安全没有任何问题,消防装置、灭火设备等都非常正常,包括公司日常也有按规定进行消防演练,完全排除了除人为纵火以外的任何因素。

除了大量的死难者,社长八田英明 19 日接受采访时也确认公司过去所有的画作和资料都已经在大火中全部被毁。作为京都动画公司的核心,第一工作室有包括从公司成立以来的各种原画和设定稿,也包括制作中和未来的动画企划,包括有报道称这次死难者众多的原因之一,是很多员工想要抢救这些凝聚了无数人无数心血的作品(未证实)。

在谈到这次的死难者时,八田英明表示“这是断肠之痛,难以忍受”。

日本的动漫产业并不像外人看起来是一个轻松、幸福的行业,《LEGAL HIGH》中的一集有带到一些内部的情况,而关于宫崎骏等一系列大师的背后,也有不少对员工不讲情面、极为苛刻的“黑历史”。但相比之下,京都动画可能是这当中口碑最好的一家公司,京都动画支付员工固定工资而不是按量计酬,解决了很多刚起步员工的后顾之忧(很多动漫行业新员工早期必须要打零工才能维生)。

同时京都动画会对新员工进行大量培训——京都动画有自己的一套培养机制,这是源于京都动画的作品基本都由内部员工完成的传统,这和整个日本动画制作基本都已经层层外包的流水线化不同。这种仍然偏作坊性质的生产方式虽然使得公司产量并不高,但带来的是稳定的团队,以及始终保持稳定且高品质的最终作品,“京阿尼”的作品和公司一样都以严谨和细致著称。

这些都是京都动画从诞生开始就融入血液中的精神了。公司最早创立于 1981 年,创始人是曾在手冢治虫旗下担任上色师的八田阳子,她最早带领一群在京都做上色工作的家庭主妇组成了工作室(当时响应了日本 80 年代已婚妇女再就业运动),1985 年,八田阳子将京都动画工作室正式法人化,并请丈夫八田英明出任社长(当时行业还是以男性为主导,不过担任副职的八田阳子在公司内有最终决策权)。几十年来公司一直坚持初心,但现在却因为一场骇人听闻的惨案而面临长时间的停摆和重建。

对于动画迷来说,从京都动画诞生的《轻音少女》、《Free!》、“凉宫春日”系列、《玉子市场》、《中二病也要谈恋爱!》等等都是耳熟能详,而它们的背后是动画从业者们常年辛苦的劳动。原画被烧了可以再画,可人没了,就什么都没了。正如八田英明所说,他们“在那里的工作支撑着日本的动画业界,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受伤甚至丢掉性命,都让人难以接受”。

目前警方仍然在继续确认死难者的身份,京都动画员工平均年龄只有 30 岁出头,这次死难者的年龄分布在 20 岁到 61 岁之间(已确认的死难者年龄最大的是享年 61 岁的木上益治,他在 1990 年来到京都动画,并让京都动画从过去只能接上色的工作,变成了能独立完成动画制作所有流程的公司)。随着死难者身份的陆续确认,这会是 30 多个让人无比难过的故事,背后是一个时代和一个行业的裂痕,和全世界动漫迷们破碎的心。

2019.7.26 23:00 更新:曾担任《冰果》、《凉宫春日的消失》、《幸运星》等动画监督的武本康弘今天确认已经在这次事件中离世,享年 47 岁。

2019.7.27 14:00 更新:据朝日新闻等日媒报道,在事发前两天,16 日,京都动画第一工作室曾寄出了 70 件原画给德岛市一家书店办画展,这 70 件原画成为“京阿尼”仅存的纸质原画。此外事发后在工作室一楼一间混凝土房间中发现了一台服务器上还保存了部分电子版原画,但目前不确定是否能恢复数据。

评论提交成功!通过后将出现在下方评论区。
条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绑定已有账户

已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