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将推迟到明年颁发,背后的原因居然是这样

吴诗源 // 2018 年 5 月 6 日 00:47

当地时间 5 月 4 日,瑞典学院(Svenska Akademien)宣布将推迟颁发今年 2018 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但并不是取消,而是要在明年 2019 年颁奖的时候一次性公布今年和明年两个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奖者。

虽然诺贝尔文学奖过去也有多达 7 次没有按时颁发,但其中 6 次都是因为战争的原因(就是一战和二战),唯独是 1935 年因为评委对颁奖给谁争执不下而决定停发,但都离现在的时间比较久远并且确实罕见,所以这样的消息出来,不少人都表达了诧异。

而原因也是史上首次,居然是因为性丑闻的关系。瑞典学院的女院士卡塔琳娜·弗罗斯滕松(Katarina Frostenson)的丈夫、法国摄影师让-克劳德·阿尔诺(Jean-Claude Arnault)去年被多达 18 名女性指控有性侵或者性骚扰的行为,据报道,除了学院的女性成员或者男性成员的妻子女儿,阿尔诺的性骚扰对象甚至包括了瑞典王储维多利亚公主,可以说相当胆大了。

包括《纽约时报》、英国《每日邮报》、瑞典《每日新闻》在内的多家媒体都披露了更多信息:阿尔诺通过自己的影响力向年轻女性施加压力,并且在受侵犯女性向瑞典学院等上级单位反映问题的时候,阿尔诺往往又能把声音给压下来。不仅如此,阿尔诺还被指控从 1996 年开始先后 7 次泄露诺贝尔文学奖的名单,这样的泄露通过博彩公司实现了获利。这些从去年开始都已经被警方立案调查。

如果这是类似从好莱坞发起的 #MeToo 运动那样,丑闻揭露后当事人被人人喊打那样也或许还好,瑞典学院这事还没那么简单。在丑闻曝光后,瑞典学院居然选择放弃起诉阿尔诺夫妇,并且通过内部投票决定不开除卡塔琳娜·弗罗斯滕松。这引来一片哗然,从 4 月 6 日开始多名院士愤而辞职,到 4 月 12 日,甚至现年 56 岁的院长萨拉·丹尼尔斯(Sara Danius)本人也辞职了——她也成为了瑞典学院从 1786 年创立至今超过 230 年的历史当中第一个辞职的院长。

因为在瑞典学院,辞职是很罕见的情况,院士的任命是终身制,除非去世,否则席位都是保留的,同时批准新成员也得大家投票,必须要得到至少 12 名院士投赞成票才能通过。而现在,原本瑞典学院有 18 名院士(都参与负责评审诺贝尔文学奖),辞职走了 5 名,还有俩长期不活跃的(按规定,院士确实可以不参加日常工作和会议,席位都是终身保留的),现在文学院可以工作的只剩 11 名院士了,即便拿到 11 票全票,也不到批准新成员加入的标准。这就很尴尬了。

离开的院士当中也包括卡塔琳娜·弗罗斯滕松本人,她在院长宣布辞职之后也辞职了,理由是“希望瑞典学院能渡过这次难关”。

多说一句:虽然阿尔诺的行为足够恶劣,但投票结果决定不开除他的妻子卡塔琳娜·弗罗斯滕松的院士资格,多少也是欧洲尤其是北欧对男女平等矫枉过正的一个体现,投反对票的人会觉得只是男方存在问题,但并没有足够证据证明女方有参与。所以咋看之下从情感上似乎难以理解,但多数人投反对票本身也说明一定问题。

再多说一句:瑞典学院 18 名院士,实际投票的其实只有 16 名,投票结果是不开除卡塔琳娜·弗罗斯滕松,那么意味着超过 8 名院士都是支持不开除的,现在有 5 名院士辞职,除了不好判断卡塔琳娜·弗罗斯滕松本人对自己是怎么投票的(或者她没有投票资格,这不重要),其它 4 名都是明确且强烈表达了“开除”的态度。那么剩下的呢?这么一想是不是细思恐极?

现在瑞典国王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已经介入了,这是唯一的解决方案(瑞典学院是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三世创立的,程序上来说国王才有最终的改革权),包括新成员的准入制度肯定在改革的范围当中,否则如果按现行规定来继续的话,瑞典学院这件事就要停摆了。

而无论投票站在哪一方,对于整个诺贝尔文学奖乃至诺贝尔奖来说,这样的局面不仅尴尬而且显得是一场荒诞的闹剧,这是瑞典学院方面最终决定推迟今年文学奖颁发的原因。瑞典学院院士马悦然(Goran Malmqvist)在接受采访时就表示“暂停是不希望让今年的获奖者感到尴尬”,但“评选工作其实是照常进行的,只是明年才公布而已”。

可就算明年颁布,诺贝尔文学奖就会让获奖者感到光彩吗?不好说。至少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当中,每一届诺贝尔文学奖颁布的时候,媒体都毫无疑问地会再次把 2018 年这些事情翻出来再讲一次——可能唯一的好消息是,村上春树的诺奖梗终于有了个生命力更强的替代品了。

评论提交成功!通过后将出现在下方评论区。
条评论
milkypipi

越琢磨越有意思。。。

2018 年 5 月 9 日 15:47
登录
忘记密码?
绑定已有账户

已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