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出的评论 (1)

more

在活动 分享你的“夏天故事”,沃尔玛送你消夏礼金 中评论:

最近,在东方博客首页连续看到几位老人回忆夏天的文章,都写的非常好。读了文章,也勾起我对往事的回忆。小时候,家里穷,夏天有人出来卖棒冰也不会兄妹三人一人一支,有时一支四分钱的棒冰三个人吃,哥哥们通常是每人咬一二口,剩下的都是我的。或者,一根棒冰对半瓣开,我哥用棒冰纸捏住棒冰吃没柄的那头,我吃有柄的一头。偶尔,会有支八分钱的奶油雪糕吃,那奶油的香味总让我舍不得一下就吃掉,拿着雪糕慢慢舔,快到熔化的时候再一小口一小口的咬。

小时候的夏天,冷饮水是城里人不稀罕的。我家后面的黄头毛的寄妈住川沙城里,她总会很骄傲的对我说冷饮水的故事。有一天下午,她带我去她城里的寄妈家,在西市街上。她寄妈家是楼房,楼梯和楼上地板全是木头,就是楼板是木头的,擦的蹭亮。那年,我小学五年级,第一次踏进这样的房子,站在门口不敢进去。她寄妈很热情,拎了只热水瓶去新川路上新华书店旁边的早夜店拷了一壶冷饮水,黄色的。她拷好冷饮水回来对黄头毛说你喜欢吃冷饮水我拷了一壶。然后倒在几个小碗里分给我们喝。那次,是我第一次喝到那么甜的冷饮水。



童年的夏天,中午放学回家吃饭,要是我妈在家,水桶里肯定浸满了自己种的黄瓜和番茄。我们的水是井里吊上来的,冬暖夏凉。从炎热的太阳底下走进屋子,水桶里捞一根黄根一折二段,随后咬上一口,那清脆的口感加上井水的“冰镇”,吃起来不要太舒服。有时,我们会把西瓜扔进井里,捞起来吃时,像冰箱里拿出来一样。

还记得小时候刨丝瓜皮和茄子皮的工具是蚌壳磨的。那时候,村里的河水很清,大人会在下班后去河里游泳,同时摸蚌捉鱼。院子里的晚餐桌上,通常有鲜美的鱼虾蚌肉吃。那些小的蚌壳,就被废物再利用,磨穿孔后做成一个“刨刀”。



夏天的时候,村里公用的水井都会有人来清洗。汰井的时候,我们就站在井台边撩起裤子,一桶桶井水吊上来时让汰井的人冲在腿上。老人们看到后,总会说不要冲,长大了要得关节炎的,但这句忠告怎么能阻止儿时的我们寻求快乐?



童年的夏天晚上,我们总会拿好凉席和板凳,去附近公路边的码头上乘凉。基本每天晚上,码头上像个小型会场,穿着短裤光着上身的男人,穿着汗衫困裤的女人,拿着蒲扇坐在板凳或凉席上聊天,手里的蒲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蚊子。至于我们,就在人群里追逐嬉戏,或躺在发烫的凉席上看星星。那时候的星星仿佛特别的多,那时候的夜空也仿佛特别的亮。

登录
忘记密码?
绑定已有账户

已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