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届日内瓦钟表展落幕,看看急需改革的大趋势下各家都交出了怎样的答卷

陈露致 // 1 月 20 日 21:41

第 29 届日内瓦钟表展于近日落幕,展会较之去年缩短了 1 天,1 月 14 日开幕,17 日闭幕,最后一天还是留作了公众开放日。参展品牌数量与去年保持一致,都是 18 家,但梵克雅宝走了,补上了 Bovet(播威),制表师专区和去年没有变化。对于日内瓦钟表展而言,更大的挑战还在明年,爱彼和 Richard Mille 都已经在去年公开表示将离开日内瓦钟表展,2019 年会是这两个品牌最后一次参展

改革是今年日内瓦表展带给我们最大的感受,主办方已处在急切需要改革的状况下,而各大品牌也都越发注重年轻化改革,比如即将离开的爱彼和 Richard Mille 都带来了颠覆人们印象的腕表系列。今年的日内瓦表展有哪些表款值得了解,我们一个个来讲。

爱彼:颠覆性的全新 CODE 11.59 系列

这两年爱彼在国内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独立腕表品牌也开始放下姿态拥抱年轻一代,去年就邀鹿晗出任了品牌大使,今年鹿晗也特地飞去日内瓦为爱彼站台。有意思的是,“狼叔”休·杰克曼还在 Twitter 上闹了个小乌龙,作为万宝龙全球代言人的“狼叔”发推时添加了“SIHH2019LuHan”的标签,主要因为当天这个话题流量很高,输入“SIHH2019”后排在最前面的标签就是这一个。

爱彼是下了决心要寻求改革,除了邀鹿晗出任品牌大使,今年更是推出了非常具有改革意味的全新腕表系列——CODE 11.59。从外观来看,这个系列罕见地使用了圆形表壳,而非品牌签名式的八角形;从侧面来看,可以发现表壳中间件则是八角形的;表镜是圆拱形轮廓的,因此整体给人的感觉是非常具有立体感。虽然第一眼看过去是一款“很不像爱彼”的表,但细节、质感上还是留有很多爱彼标志性的元素。

爱彼在日内瓦展出了 CODE 11.59 系列的首波 6 款腕表,分别是自动上链计时码表(最新的 Calibre 4401 机芯)、万年历腕表(升级优化的 Calibre 5134 机芯)、镂空陀飞轮腕表、超级报时三问腕表、自动上链浮动式陀飞轮腕表(Calibre 2950 机芯)以及自动上链腕表(Calibre 4802 机芯)。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一款男女通吃的腕表。

Richard Mille:甜得不像话的 BONBON 系列

Richard Mille 的玩法就更颠覆了,展厅布置成了糖果屋,让人一瞬间怀疑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展厅的设计其实完全是依据今年新表的风格打造的,Richard Mille 带来了一个叫 BONBON 的新系列,灵感来自水果和甜品,总之相当甜蜜可爱,主要是针对年轻一代和女性消费者推出的。实物比照片要好看许多,许多装饰的元素都是手绘的,用了不同的材质,质感非常好。这个系列有 4 款 RM 07-03 自动上链腕表、3 款 RM 16-01 自动上链腕表以及 3 款 RM 37-01 自动上链腕表,总共 10 款表,各限量 30 枚。

罗杰杜彼:全球限量 1 枚的孤品腕表

光从展厅的设计来说,今年风头最劲的肯定就是罗杰杜彼了,直接在现场“挂”起了一辆兰博基尼。这次主推的是和兰博基尼以及倍耐力的合作,话题度最高的是一款限量一枚的 Excalibur One-off 腕表,灵感来自去年兰博基尼的首款定制车型 SC18 Alston,这是一辆孤品跑车,拥有者是付嵩洋,Alston 是他儿子的名字。

回过来说这款限量 1 枚的腕表,机芯也是为表款专门打造的——RD106SQ 机芯,搭配 90 度角倾置的双飞行陀飞轮,V 字形的灵感来自兰博基尼超跑的引擎。

除了这款买不到的话题之作,罗杰杜彼还推出了相对容易买的普通款 Excalibur Huracán 腕表,这款腕表配备的是 RD630 12 度倾斜摆轮自动上链机芯。按“车配表”的思路,戴这款腕表出门,开“小牛”就最合适不过了。

IWC:全新喷火战机飞行员系列腕表

罗杰杜彼在展厅摆的是跑车,IWC 则搬来了一架银翼喷火战斗机为今年主推出喷火战机飞行员系列造势。今年以“银翼喷火战机之最长的飞行”项目为灵感,打造了一款“最长的飞行”限量版喷火战机飞行员腕表,这是一款世界时区腕表,调节时区只需要通过旋转表圈即可,既可以向前也可以向后调节,非常方便。表带设计成了军绿色,灵感来自银翼喷火战机的驾驶舱。搭载的是 82000 型自动上链机芯,是 IWC 的自制机芯。这款腕表限量 250 枚,是块钢表,公价 9.89 万元。

朗格:25 周年纪念版 LANGE 1

今年日内瓦表展上的周年纪念款腕表不多,朗格这边有迎来 25 周年生日的 LANGE 1。放在 LANGE 1 诞生的上世纪 90 年代,朗格在这款腕表上使用的偏心设计、大日历显示都非常大胆。这款腕表在当时还承载了特别的意义,朗格的厂房在二战中被炸毁,后来表厂又被充公没收,直到德国统一,品牌才重新回归,1994 年朗格发布了首批 4 款腕表,其中就包括 LANGE 1。

纪念版保留了 LANGE 1 标志性的风格,配的还是自制 L121.1 型机芯,但加入了彰显纪念版身份的专属细节。最明显就是银白色表盘和蓝色印字、指针的一个组合,另外揭盖上雕刻了 1873 年的朗格总部的图案以及“25 YEARS LANGE 1”浮雕字样。这款 25 周年纪念版 LANGE 1 全球限量 250 枚。

卡地亚:酒桶型回归

今年卡地亚 PRIVÉ 系列带回了一款经典腕表——TONNEAU 腕表,酒桶型在卡地亚的腕表家族里是元老了,诞生于 1906 年,只比 Santos 迟两年,酒桶的造型在当时独树一帜。这次推出的全新 TONNEAU 腕表继承了 1906 年原版的风格,但较之原版会更硬朗摩登一些,防水性能等也自然都有跟上时代的发展。

这款腕表有普通版和双时区镂空版,两者又都有铂金和 18K 玫瑰金两种选择。普通版搭载的是 1917 MC 型工作坊精制手动上链机械机芯,铂金款限量发售 100 枚;双时区镂空版搭载了 9919 MC 型工作坊精制手动上链机械机芯,两种材料都是限量发售 100 枚。

伯爵:极致珠宝工艺

珠宝创作依旧是伯爵在腕表上非常注重的一部分,今年在日内瓦带来的新作中,伯爵展示了出色的黄金工艺,Possession 手镯腕表手工打造的黄金编织链带、Extremely Lady 玫瑰金腕表鳞片雕刻的表盘和表带、Limelight Gala 手镯表上的手工雕刻纹理都很显功力。

另外,伯爵今年在 Altiplano 腕表中融入了陨石材质,用陨石制作表盘,并保留了材料非常有质感的肌理,搭载的都是伯爵自制超薄机芯。除了普通版,还有一款蓝色镶钻陀飞轮。

Hermès:月读时光腕表

第二年参加日内瓦表展的 Hermès 带来了一款非常有设计感的月相表。今年的展厅也是月球主题,正中央悬挂了一个巨大的月球模型。

Hermès 带来的这款月读时光腕表是一款双月相表,分别显示了南、北半球的月相,有意思的是,设计师把南半球放在了上面,北半球放在了下面,南半球的月相盘上还隐藏了 Dimitri Rybaltchenko(经常与 Hermès 合作的一位设计师)设计的飞马。另外还有两个悬浮的副表盘,分别显示时间和日期。这款阅读时光腕表提供了蓝色的砂金石表盘和黑色的陨石表盘两款,都是限量发售 100 枚。

亨利慕时:一款没有刻度、没有指针的腕表

亨利慕时今年带来了多款非常有意思的新作,除了此前我们介绍过的“长草”的腕表外,还有一款没有任何刻度和指针、表盘一片漆黑的腕表,长方形的表盘会让你第一眼以为这是一款智能腕表,但事实上却是一款非常“传统”的腕表。在这款 Swiss Alp Watch 黑色概念腕表上,集合了一分钟飞行陀飞轮以及三问报时功能。亨利慕时用一种幽默的方式既秀了肌肉、延续了品牌极简的风格,同时又“调戏”了一把智能腕表。

另外,亨利慕时今年还有配备 HMC 804 自动上弦自制机芯、宇宙绿 fumé 烟熏表盘的勇创者陀飞轮概念腕表,以及首次用上湖水蓝的勇创者概念腕表。设计都非常极简摩登,极有辨识度。


社交媒体时代对于传统大型展会而言,挣扎转型的日子还没有结束,四大时装周是如此,巴塞尔和日内瓦两大钟表展也是如此。除了爱彼和 Richard Mille 将离开日内瓦钟表展,去年 Swatch 集团也已经宣布 2019 年整体退出巴塞尔展。品牌离开的原因倒并非是某个展会单独的问题,主要还是参展开销太大,但回报并不理想,在数字化时代,对于品牌来说还有更高效的营销方式。

条评论
ryuryu

嗯 我就看看。。

1 月 21 日 13:47
登录
忘记密码?
绑定已有账户

已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