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大招风”的金像奖,却让人们看到了港片的新希望

王立卓 // 2017 年 4 月 10 日 11:34

第 36 届香港电影金像奖在昨晚落下帷幕。去年,一部陈奕迅歌曲同名电影荣获金像奖最佳影片,却因为其强烈的政治属性引发争议,使得金像奖在内地遭遇了某种程度的“封杀”。

今年,情况也没有多少好转,包揽 5 项大奖的最大赢家《树大招风》应了它的名字,在视频直播过程中,UP 主不得已在其获奖环节用各种方式自我和谐,部分主流媒体的获奖名单中,也选择性地忽略了它的存在,金像奖似乎还是在被裹挟在某种政治力量中而徘徊前行。

当然今年《树大招风》没有引发如去年《十年》一样的争议,归根结底是其影片质量过硬。它取材于香港三大贼王的真实故事,以香港回归为背景,表面上讲述的是犯罪故事,实际上折射的是时代的变迁和命运的无常,是港人对回归后活法改变的深深焦虑,尤其是结局黑色幽默式的处理更是有着满满的悲情色彩。这部“银河映像”出品的电影让很多人大呼找到了老港片的味道,也有人说它才是“银河映像”真正的二十周年献礼之作。

凭借《树大招风》获得最佳导演的三位新人导演欧文杰、黄伟杰和许学文是从杜琪峰开办的“鲜浪潮奖”中脱颖而出的获奖者(其中欧文杰也是去年《十年》的导演之一),“鲜浪潮奖”仅仅面向香港本土导演,三人可以说是香港新导演的杰出代表,也是在过去三年金像奖最佳导演都颁给著名导演后又一次对年轻导演的表彰,上一次还是 2014 年《寒战》的导演陆剑青和梁乐民。

三位导演为《树大招风》项目投入长达五年,三人分别创作并拍摄三个故事最终合而为一,从电影的效果来看,三个人对于电影的掌控都展现了不俗的功底。也许香港电影人自己努力培养和扶植的新秀,真正到了收获的季节。

导致主流媒体对这部电影获奖选择性忽略的根本原因是这部电影未能在大陆过审,而且是剧本阶段就没有过审。不单是因为它的题材,还因为其中对给内地官员行贿和在内地进行军火交易等情节的详细展现,不能过审并不意外。

由于未过审而没有拿到在内地的拍摄许可证,三位导演只能进驻杜琪峰的《华丽上班族》剧组,再悄悄脱队在广东番禺秘密拍摄空镜头,还因为过程仓促出现了明显不符合时代的宣传条幅穿帮镜头。

《树大招风》的全球首映选择在政治意味最浓厚的柏林电影节,可以看出其有政治表达的愿望,但相比于《十年》的直接控诉,它并不激进,甚至说是带着感伤。很遗憾,在如今陆港关系复杂敏感的今天,政治表达在某种程度上依然存在着彼此间深深的误解。

在令人瞩目的表演类奖项中,林家栋和惠英红分获影帝影后,结果不算意外。作为香港电影金牌配角的林家栋三次提名金像奖最佳男配角都颗粒无收,此番首次提名最佳男主角就荣获影帝,也是他多年积淀最好的回报,何况在《树大招风》中从角色的设置到他阴沉又挣扎的表演,都完全配得上影帝的殊荣。

惠英红第三次获封影后则让她传奇的人生经历成为了媒体传播的重点,她为了罹患老年痴呆在去年去世的的母亲,选择出演《幸运是我》中患有同样病症的孤寡老人角色,无论是电影本身还是她在领奖台上对母亲的回忆,都感动了许多人。只是让人感叹的是,惠英红在 1982 年第一届金像奖中就凭借《长辈》获得最佳女主角,如今已经是第 36 届,多次转型的她依然是扛旗之人,香港演员中的晚生后辈究竟何在。

正在国内院线上映的《一念无明》则包揽了最佳男女配角和最佳新人导演三个奖项,这部电影没能入围最佳影片可以说是本届金像奖的一大遗珠,好在两位老戏骨曾志伟和金燕玲以及导演黄进的获奖多少弥补了一些遗憾。

很多人说本届金像奖是非常香港的一届,因为近来由于内地和台湾电影的大规模进入,有越来越多的人讨论金像奖到底还能不能做为香港本土电影的标杆。毕竟在香港导演全面北上已经快成为旧闻,资本或其它力量让香港电影人成为《湄公河行动》、《非凡任务》这样的新“红色电影”掌镜人的今天,香港电影本身的气质已经改变。

如今的港片分化成了两个分支,一个是那些成名导演和演员依靠名气,在资本驱使下拍出的那些投观众所好的大电影,另一个就是那些年轻电影人创作的,聚焦香港本土,尤其是底层群体和特殊人群生活以及精神状态的小港片,这两者之间的分裂也就是香港电影工业的分裂,也是我们呼喊多年的“港片已死”在具体语境下的体现。

好在今年,至少第二个分支中有着《树大招风》、《一念无明》、《幸运是我》、《点五步》这样的纯正港片佳作,让我们开始去勾勒港片触底反弹的图景,让我们即便在面对《一念无明》内地首映票房只有 87 万,《点五步》只有 56 万的现实下,依然有信心说一句,港片不死,港片还好。

评论提交成功!通过后将出现在下方评论区。
条评论
tututu0093

港片好起来 还是不错的

2017 年 4 月 11 日 13:58
登录
忘记密码?
绑定已有账户

已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