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井俊二组了乐队要来中国开巡演了,我们和成都站的演出商聊了聊关于这场音乐会的市场和情怀

陶慧姝 // 2016 年 5 月 22 日 20:45

作为一名电影导演,岩井俊二作品不少,风格特征明显,是不少文艺青年认知里“残酷青春”的起源,即将开幕的第 29 届东京国际电影节还会设立他的特别展映单元。但对中国观众来说,我们将会接触到岩井俊二的第二个身份,无关电影,而和音乐有关——岩井俊二带着他的乐队 Hec&Pascal 来了。

关于导演和音乐之间的界限

说到身份的切换,导演和音乐家之间界限其实并不如想象中那样泾渭分明,岩井俊二的好搭档小林武史就在 2010 年推出电影《BANDAGE》。而优秀的电影导演也会往往会是出色的音乐鉴赏家,这点无可辩驳。毕竟除了负责调度场面、把控影像画面和挖掘演员更深层的表演这种“眼观”的层面外,导演还会对声音上的素材做出判断,一段画面配合什么样的声音,哪段音乐才能更好传递当下章节的想要表达的真实情感,都是他们所要考虑的。

就这个能力来说,岩井俊二是“靠天吃饭”的典型——他并没有受过专业的音乐训练,接受过的唯一钢琴教育是音阶练习。但也正是因为不用考虑过多的章法,他往往能在琴键上找到灵感,脑子里的故事会随着音符的流泻而自动生成。从某种角度来说,音乐是岩井俊二的执念,并依靠这个执念完成了不少动人作品。

在中国开音乐会也不是岩井俊二的“第一次”了。在包办了《花与爱丽丝》、《四月物语》和《吸血鬼》的电影配乐后,岩井俊二发现自己比想象中表达得更好,对音乐的路的追求就更深了一层。2011 年,岩井俊二带着牧野由依来中国办了“岩井俊二电影音乐会”,被拱着上台弹了一小段钢琴,当时岩井俊二说自己没正经学过音乐,要好好表演得“下次再来”。于是时隔 5 年后,岩井俊二就真的组了个乐团再来一次。

关于 Hec&Pascal 乐队

这个叫 Hec&Pascal 的乐队有 6 名成员,主唱椎名琴音、钢琴桑原真子、小提琴荒井桃子,林田顺平和宫内阳辅则包办了大提琴手和吉他手的角色——而岩井俊二的名字后面没有标注任何身份担当。说到自己在乐队中的身份时,岩井俊二很谦虚地说自己只是“画面负责人”,但同时他也负担乐队作品的词曲创作工作,看上去更像是乐队的“高级制作人”。

岩井俊二对演员的选择极高,“昭和感”(1926 年到 1989 年是日本的昭和时代,昭和感指的是那些非常具有上个世纪的传统日式美感)是其中重要的标准之一。在乐队成员的选择上,岩井俊二也挺令人惊奇,椎名琴音被选中时仅是刚出道一年的新人演员,并不算大热;桑原真子也不到 30 岁,在讲究排资论辈的作曲界来说履历也不辉煌。但显然岩井俊二对初出茅庐的她们寄予了极高的期望,这一点在乐队的名字上也有所体现——在来自知名编剧北川悦吏子(代表作有《爱情白皮书》、《悠长假期》等)给出的队名 Hec&Pascal  中,Pascal 指的是岩井俊二,而前面的 Hec 则是椎名琴音和桑原真子的组合。

关于演出落地

启用资历尚浅的新人对乐迷来说是新鲜的挑战,对演出商来说不算什么好事,毕竟音乐会的票房号召能力会因为新人而大大减弱。岩井俊二电影音乐会本身或许好卖,但是作为在中国还尚无太大名气的新生乐团来说还是有点难,所以演出商们也纷纷在海报上打出了“岩井俊二和他的乐队”字样,来确保音乐会的影响能够扩散到最大。

这次巡演的 5 个城市中,北京、上海、广州三个一线城市的出现是情理之中,但西安和成都对这类日系文艺演出的接受度有多少,这还得打个问号。为此,我们也请 Hec&Pascal 音乐会的成都站演出商、锵声大造的负责人谢巍来聊了聊,作为一个演出商的他对这事儿怎么看。

理想生活实验室:为什么会想要接下这场音乐会呢?

谢巍:在学生时期,我看的第一部能称之为“文艺片”的电影就是岩井俊二的《夏至物语》,那时候对他的电影简直入迷。可以这么说,岩井俊二、筱田升、小林武史、Salyu、Chara、堀川里美这些名字影响了我整个青春期对于影像、音乐、文字的喜好,团队成员也都是岩井俊二的影迷。所以在获悉岩井俊二将和他的 Hec&Pascal 来内地开巡演消息的时候,我们就第一时间接洽了他们。

理想生活实验室:接下这场演唱会对你们来说难吗?在沟通和合作的细节方面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谢巍:其实在去年底得到这次巡演消息的时候,也就是我们眼中的“第一时间”时,整个演出行程已经都定的差不多了,所以原来是没有成都站的。也是机缘巧合,内地有一站临时取消了,刚好多出了一个档期,这距离我们初步接洽已经过去了半年,而同档期我们还有另外一部演出正在销售期,但团队内部稍微讨论了下还是决定一定要把这场音乐会带到成都。

这次岩井俊二的演出要求属于正常范围,除了对于现场音响技术品质要求蛮高以外,其他方面要求,比如接待住宿饮食之类非常常规,没有什么让人掉头发的刁难。只不过相比其他早已销售了数月的巡演城市相比,我们的准备时间实在是少的可怜。从启动项目到准备涉外申报到推广宣传物料设计票务销售都没有超过15天。

如果说这次遇到有什么困难,其实还是做演出都会碰到的问题——成本,这次巡演其他城市的场地都是上千人的音乐厅,但成都没有这么大的音乐厅,这个规模的只有剧场。剧场和音乐厅还是有差异的。

理想生活实验室:作为一个演出商,还是得对项目做一个大致的利益估算,你认为这场音乐会是小众爱好还是大众回忆,有多少人会为它买单?

谢巍:虽然岩井俊二还是算小众文青圈的心头好,不过这个界限很模糊,至少和大众的交集蛮高的。我周围很多人其实对岩井俊二不太熟,但是说到苍井优、《花与爱丽丝》、《情书》、《莉莉周》都还是看过或者知道的。

说到买单这个问题,这事儿其实挺哲学的也挺社会学的,就像正统古典音乐会下面即使满座坐着的不见得都是古典乐迷,内地很多古典乐迷更愿意在家听唱片。 Hec&Pascal 这场演出作为有真人到场的非“致敬型”音乐会,价位又非常亲民,从这些角度来说,岩井俊二的号召力是完全没问题的。唯一一点我也不是很有把握的,就是大家对于岩井俊二与音乐这之间联系感受度能多深。 

理想生活实验室:你认为成都的演出市场氛围怎么样,有没有足够的体量去接纳更多文艺、有实验性的东西?

谢巍:如果没有的话我就不会去做“锵声大造”这个专注现场演出的公司了(笑)。我一直在演出行业里做事,也策划过“成都有戏”这个品牌,挑了一些我们认为不错的小剧到成都以大制作的商业演出形式来进行推广,结果大家现在也看到了,孟京辉作品啊、《Q 大道》这样的音乐剧啊都做起来了,大家的认可度也都很高。

在过去的很多年,我看到许多大众觉得很“文艺”很“实验”的演出形态,除了北上广深,也就只有成都能有比较好的市场反馈和认可度了。比如曾经小众的摇滚乐,比如如今年轻人追捧的的电子乐、说唱、剧场工作坊、舞蹈剧场、艺术展、音乐节,在这些之下还有许许多多细化的产品形态,这一切成都都在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向前走着,享受现场并拥有极好的付费习惯。

成都这些年的商业演出票房体量一直能稳固在内地前五的行列,商业和独立不是对立状态,在对于“现场演出”这么一个非刚需性而且也非低门槛文化产品来说,拥有如此良好的商业氛围,当然也会有许许多多求同存异的亚文化体量并行存在。


这场岩井俊二的音乐会将在 7 月正式举行,除了《情书》、《燕尾蝶》、《关于莉莉周的一切》、《花与爱丽丝》、《四月物语》中的歌曲外,还会有《花与爱丽丝杀人事件》、《谜之转校生》的主题曲,Hec&Pascal 原创的 4 首曲子也将第一次和中国观众见面。岩井俊二是要做一场认真的音乐会,对观众或者对他自己来说,主题词都叫做情怀。

评论提交成功!通过后将出现在下方评论区。
条评论
宇宙飞船哔哔哔

所以成都场到底是多少号呢?~

2016 年 5 月 23 日 09:41
陶慧姝

7 月 4 日

2016 年 5 月 23 日 10:18
登录
忘记密码?
绑定已有账户

已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