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突然刷爆朋友圈的 HIV 疫苗试验 100% 产生抗体的事,其实离真正成功还有遥远距离

咪咪 // 08月09日 18:44

今天下午,一条关于 HIV 疫苗临床试验 100% 产生抗体的消息刷爆网络,多家媒体跟进报道,内容都基本一致——强生公司上月底宣布了这一“全球首次 HIV 疫苗的人体临床试验结果”,并“100% 产生了对抗 HIV 的抗体”。在今天的持续传播当中,大家都欢欣鼓舞,这件事被看作了一个里程碑,似乎人类战胜艾滋病已经就在不远的未来。

不过事情可能不是那么回事。首先这件事在今天突然传播起来就很诡异,这其实是 10 多天前、上月月底的事情7 月 24 日,在巴黎举行的为期四天的第九届世界艾滋病大会病毒科学会议(IAS)上,强生公司旗下杨森制药的研究人员宣布了这个初步的临床试验结果。一起参与这项研究的还有美国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缩写“NIAID”)。

基本的内容没有问题,杨森开发的疫苗选了来自美国、卢旺达、南非、泰国的 393 位健康的志愿者来进行人体实验,在三次注射后,研究人员从大多数人的血液检测结果发现,这些志愿者的身体正在产生 HIV 抗体

不过重点是,这件事只是一个非常初步的、阶段性的试验结果,和大家热情讨论当中的“战胜艾滋病”几乎没有直接关系。哈佛大学医学院教授 Dan Barouch 此前在评价这次公布的结果表示,这些采用“马赛克免疫原”(Mosaic Immunogens)的疫苗是有大希望的,不过还需要进一步评估。

“马赛克免疫原”是杨森和 NIAID 联合研究的疫苗技术,简单的说就是通过各种 HIV 毒株当中找出特定的标记物来组合到一起,理论上能让疫苗同时引发免疫系统的多种响应,以此来尝试抵抗艾滋病病毒——艾滋病毒之所以难以制服,在于它的基因多样性、易突变性等各种特殊性,这让人类“有啥问题就解决啥”的常规的疫苗原理很难去对付。

而在今天疯狂传播的消息当中,各种复杂的研究报告和数据都被省略,新闻压缩到让“100% 产生抗体”成为最终结论,这给相当多读者传递了错误的信息。实际上,对于这样一个阶段性的试验结果,等着杨森乃至全世界的研究人员的工作还有非常多,疫苗的安全性还需要进一步的验证,是否真的能抵抗病毒入侵也很难讲,在报告当中杨森方面表示今明两年会在南非进一步开始更多的临床试验,希望能得到更多数据。

简单来说就是,第一,绝不是有人理解的“艾滋病能治愈了”,第二,距离成功研发出“HIV 疫苗”也同样任重道远。对于全球已有超过 3700 万人感染、并且每年以 200 万新增病例速度迅速增加的可怕病毒来说,目前没有有效疫苗、无法被治愈,只能靠长期服药来预防和控制的现状还会持续相当长的时间。

需要补充的是,医学研究是个非常漫长且永远在反复试验的过程,临床几期的试验都可能发生彻彻底底的变化,甚至从试验到上市也不一定一帆风顺,有的疫苗或者新药上市之后又退市,甚至不同国家退市时间还有不同,比如去年 10 月葛兰素史克在美国退市了 HPV(宫颈癌)疫苗“Cervarix”,但在去年 7 月,中国内地才刚刚批准 Cervarix 上市——中国内地为了审批“Cervarix”,用了足足 10 年的时间。

虽然葛兰素史克方面表示美国退市只是因为“销量低迷”,竞争对手默沙东的“Gardasil”确实销量遥遥领先(在内地尚未通过审批,和此前要打“Cervarix”一样,内地人要打疫苗最近的是到香港去),但这里我们要说的是,在这个领域,每一步变化都可能是相当长的时间跨度

所以从治疗和预防的角度,我们保持美好愿望,但 HIV 这件事仍然并不乐观,世界艾滋病大会病毒科学会议致力于“在 2030 年终结艾滋病这一公共卫生威胁”,也有观点认为人类解决 HIV 还需要 100 年。

最后还是说回到一些具体的、可行的事情上,除开母体传播、瘾君子等状况,在这个崇尚恋爱自由的年代,艾滋病仍然离你我都很近,与其指望有生之年病毒能够被攻克(我们甚至可以说最好别指望这件事),不如提前做好防御工作,尽早发现尽早治疗,才是对自己以及爱的人负责任的最好方法

最最后还有一句,HIV 病毒感染的主因 94% 来自性传播(同时质量好、正规厂家生产的安全套隔绝病毒率在 85% 以上),而性传播感染人群中 2/3 为异性恋HIV 这件事绝对不应该成为刻意强加给同性恋族群的社会压力。(本段引用的数据来自中国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防控中心 2016 年 1-9 月的疫情特征数据报告)。

1 条评论
抗癌先锋王二雷

同性恋占总人数百分之几来着?

08月09日 19:46
登录
忘记密码?
绑定已有账户

已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