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 能给奉俊昊的不只有与院线抗衡的信心,还有资金、创作自由和 1 亿观众

当我们提到韩国导演时,奉俊昊一定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一部《汉江怪物》至今还是韩国观影人次排名前五的电影,而另一部《雪国列车》更是让他获得了好莱坞的认可与青睐。今年,他和流媒体巨头 Netflix 合作的新片《玉子》也是顺利入围了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

但也正是这部备受瞩目的新片惹来了不小的争议,此前我们曾报道过法国电影联合会公开反对《玉子》和另一部 Netflix 电影《迈耶罗维茨的故事》入围戛纳电影节,甚至一度传出两部电影将被撤出戛纳电影节的传闻。好在,戛纳组委会顶住了来自院线的压力,保留了两部电影角逐金棕榈的机会。

不过戛纳组委会同时颁布了新条例,规定从 2018 年开始,所有入围主竞赛单元的电影,必须致力于在法国院线发行,否则无权参赛,这一条例针对的对象显然就是流媒体播放渠道甚至可以说就是 Neflix。看起来,如果不改变它的发行模式,Netflix 未来将与戛纳彻底无缘。

昨天《玉子》在首尔举行了发布会,宣布电影将在 6 月 29 日登陆韩国院线,而且形式是大规模放映,与此同时它将在 190 个国家登陆 Netflix 平台。除了韩国,《玉子》还将在美国和英国的部分影院放映。

发布会上,奉俊昊回应了近来的争议,他表示自己并没有真正在意那些争论,而且在韩国、美国、英国三国上映是 Netflix 和他的团队最初就计划好的。Netflix 内容部门负责人 Ted Sarados 的话则更能代表 Netflix 的态度,他说:“在戛纳电影节的历史上,他们只邀请那些他们心目中全世界最出色的电影,我认为他们就是秉持着这样的精神才邀请了《玉子》。”

的确,在流媒体快速发展的时代,院线发行问题会在未来很多年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戛纳电影节的宗旨就是汇聚全世界最优秀的电影,既然发行模式在变,电影节的确也需要与时俱进。

就像奉俊昊提到的一个例子,他最近看了一部 20 世纪 60 年代的法国电影,里面提到了因为电视的出现“电影正在走向死亡”,但历史已经证明这个担忧并没有成为现实,流媒体和院线显然也可以找到某种方式实现共存。“Ted 会带着家人走进电影院,法国院线的管理人员也会在家里看电影,所以一切都会妥善解决。”看起来,奉俊昊对于未来还是信心满满的。

当然,奉俊昊选择与 Netflix 合作绝不仅仅因为他对流媒体形式充满信心,更重要的是 Netflix 给予他他最为看重的创作自由。在电影的筹备期,有些投资方因为投资巨大拒绝了他(最终成本在 5000 万美元),有些投资方因为过于大胆的故事拒绝了他。

而 Netflix 既保证给他充足的资金,又给予他充分的自由,要知道在美国伟大如斯皮尔伯格和马丁·斯科塞斯这样的导演,对于电影也没有 100% 的控制权,这样诱人的条件自然让奉俊昊无法拒绝。何况 Netflix 如今的订阅用户已经超过了 1 亿,这样覆盖全球的用户体量是任何导演都不能忽视的。

回到《玉子》本身,这部电影的故事充满想象力,但也渗透着奉俊昊一直以来对社会的反思,安瑞贤饰演的小姑娘经历了重重困难,从一家强大的跨国公司手中,拯救自己最好的朋友——一只巨大的、名叫玉子的动物。电影汇集了蒂尔达·斯文顿、杰克·吉伦哈尔、莉莉·柯林斯和保罗·达诺等众多明星,阵容可以说是非常豪华。

虽然《玉子》中有显而易见的政治讽刺色彩,但奉俊昊希望观众把注意力放在故事本身,把它看做是自己的第一部爱情电影,只不过是小姑娘和动物之间的爱。观众需要思考的是在这样一个我们把动物当成朋友、当成家人却又当成食物的世界中,我们如何与动物相处。

Ted Sarados 说:“我听说在韩国有超过 1000 万人养宠物,所以如果每一个在家中养宠物的人都来看这部电影,那就好了。”原来 Netflix 已经算好了这笔账,用这样的方式就可以轻松突破千万人次大关了,那宠物们怎么办?Sarados 说 :“它们在家看 Netflix 就好了。”

0 条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绑定已有账户

已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