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利浦 Hue 有了中文名字“秀”,我们在用了这套照明系统的房间里住了两天

吴诗源 // 09月30日 22:49

北京时间 9 月 21 日,飞利浦照明在上海举行媒体活动,规模不大,但宣布的事情却很重要:飞利浦照明旗下的智能家居照明系统 Hue 有了正式的中文名字“秀”。对于这个名字你可能还需要习惯一下(我们接下来的内容也仍然先沿用 Hue 这个英文原名),但这确实是 Hue 第一次在一个地区专门使用本地语言来定义品牌,并且发音上相当契合,从字面来理解也是有着美好且丰富的寓意。

Hue 的 5 年:在最风口行业的最成熟品类,成为了当之无愧的领导者

Hue 是飞利浦照明在 2012 年 10 月发布的面向普通家庭用户的照明系统,到今年整 5 年时间。这次的媒体会除了公布中文名字,实际上也成了飞利浦照明分享自己的设计理念、汇报 5 年来成绩的一次机会——5 年来 Hue 事实上也成为了这个领域当之无愧的代表和领头羊,市面上虽然也出现了一些效仿品牌,但至少目前来看,无论从系统的成熟度、第三方的支持与联动,还是在传统照明行业本身深耕多年,飞利浦所具备的工艺积累和渠道建设……其它家要赶上 Hue 的程度都还有明显的距离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考虑到飞利浦照明平时的工作基本都是 to B 的(虽然灯泡都卖给普通人,但从业务来说,那主要是飞利浦和渠道商的事情),Hue 是飞利浦照明不算多直接面向终端消费者的产品线,而这恰恰也代表了消费市场的方向——智能家居最近几年概念火热,“智能互联照明是智能家居当中最广泛且最先实现的应用之一”,飞利浦照明大中华区总裁王昀表示,“Hue 一直引领着智能家居领域的创新”。

一些数据和情况可以了解这套 Hue 在本身提供远程操作以及多种颜色调整之外,它在整个行业当中的位置:Hue 已经和超过 700 个第三方应用实现对接,包括我们熟悉的 IFTTT 在内覆盖了穿戴设备到互联网服务Hue 已经关联了亚马逊 Alexa、苹果 HomeKit、Google Home 等智能家居平台,通过它们实现了语音控制(比如 Siri)。

包括在刚过去的今年 7 月,飞利浦照明还和京东一起举行了发布会,宣布京东旗下叮咚音箱加入“秀之友”合作计划,叮咚音箱的用户可以在自己的 app 里直接添加 Hue 的产品,这样就可以通过叮咚音箱的中文语音识别程序对 Hue 的灯光进行控制——和 Hue 的合作模式够多并且没有壁垒。

在现场采访中飞利浦照明方面也证实了这一点,表示并不介意和其它所有智能家居品牌进行关联。同时也表示在建立自己的数据,以便“在这个因为缺少标准而充满挑战的行业,把整个系统和服务做得更完善。”

5 间 Airbnb:“光”决定了感受和体验

其实说起 Hue,功能上或者能实现什么效果基本的大家都可以想到,这样的产品重要的就是个体验,每次活动飞利浦照明方面都会在环境布置上花很大的工夫,这次活动所在的 Paper 本身是一间 5 层楼的联合办公空间——准确地说是 4 层楼,5 楼作为了酒店部分提供了 5 个房间,我们也会在后面具体讲到——整个 1 楼都用 Hue 系统灯具进行了改建,除了活动开场区域,采访区、游戏区都有专门考虑,其中游戏区用 Hue Go 和《王者荣耀》联动,根据游戏当中的画面来自动调节颜色和亮度,让整个环境都被带入到游戏的氛围当中

这样的感受直观又生动,发布会环节飞利浦照明设计中心亚太设计总监李昆鸿分享飞利浦照明的设计思路时,提到了“见光不见灯”,“光”才决定了感受和体验(而“灯”只是强调装饰性),从 Hue 产品以及它的各种使用场景也都在不断印证这一点。

这次场地 Paper 的 5 楼,5 间整体采用 Hue 照明系统的 Airbnb 房间其实是属于 Walter Junger 创建的 H12 艺术酒店品牌(关于 Walter Junger 和 H12 大家可以自行搜索了解了),在 Airbnb 上大家也可以找到,之后也可以自己来预订和入住。在这次活动期间,飞利浦照明重新用光定义了几间房的体验,也分别给房间用上了不同的名字:一日、四时、墨韵、人文、恋慕。分别以时间和节气、不同的场合以及心境,来展示对光的运用

比如在“一日”,以基础的白光照明通过不同色温来满足不同时间的需要,清晨用柔和的灯光把人唤醒,白天的冷光让人可以集中精神在工作上,休息和入睡时还分别有暖光和夜灯效果来帮助人们放松身心到舒适入眠。虽然主要是一只 Hue 系列的睿晨吊灯以及床头靠垫内藏着的 Hue 灯带在发挥效果(另外还有一两个 Hue Go 做氛围烘托),但整体的效果就已经非常明显。

如果你是动手能力还不错的 Hue 用户,你可以调节出类似“四时”这样的四套配色,桃花绿水的粉绿色调表现出春暖花开,清爽的蓝天白云色给夏天带来清凉的感觉,秋天有类似枫叶红和落霞粉,到了冬天就是冷静平和的素色调。在一个房间当中我们可以自由地在四季当中切换。主要也还是两只吊灯、两只 Hue Go、灯带,以及用作床头灯的 Hue 灯泡来实现。

相比前两间面积较小的房间,“墨韵”和“人文”两间带挑高的小 loft 应该会是很多“新鲜社会人”很愿意在城市中拥有的生活住所,面积同样不大,但楼下生活楼上起居,功能划分简单清晰。两间格局一样的房间有不同风格的家具,同时 Hue 的调光也有针对性的考虑:“墨韵”仍然是在白光上做文章,不同的色温打造出类似中国水墨画的层次感(比如中国画里面,“墨”并不是单纯的黑,就这个道理),而灯带的搭配体现出黄色宣纸、红蓝丹青等点缀的效果,整体让人非常平和宁静

至于“人文”,就让我们想到了活动时布置出的娱乐空间——Hue 系统在这间房提供了游戏、派对和独处放松三套场景光效(嗯,飞利浦照明理解的“人文”一定和我们理解的“人文”稍微有些区别),红蓝撞色可以配合游戏的紧张氛围、暧昧又激烈的场景光线带来好像夜店一样自在又刺激的感觉。邀请朋友们来 high 一晚,不需要在硬件上做任何的调整。

最后一间“恋慕”也是五间房中最大的一间,飞利浦照明想要用光来讲述中国人的传统感情——相思相爱相依。这同时也是 Hue 系统的产品相对最多的一间,两盏台灯、一盏落地灯、Hue Go、桌面的球形灯以及床底等各个位置的灯带互相搭配,从蓝色到不同层次的红色……以及洞房花烛一样的暧昧大红色,整个气氛调动得非常有感染力。

虽然实际生活中我们真用到这样程度的氛围的时候不会太多(不过好像也不一定……嗯),但这毕竟也只是 Hue 理论上 1600 万种颜色能搭配出的无数氛围之一,Hue 要告诉我们的是无限的可能性。

聊聊入住感受,以及我们觉得还有两点值得一提……

去年我们就曾入住过有 Hue 加持的 Airbnb 房间,毕竟体验才是硬道理,这能成为飞利浦照明一个惯常的套路也是不错。相比去年,今年的五间房都明显小了很多,但这似乎更贴近都市生活的现状,同时主题上进行了专门加强——Hue 能实现的颜色我们可能几辈子也用不完,我们终归需要落脚到几个日常生活中最常用的组合上。

我们连着两天,入住了其中的“恋慕”和“四时”,也趁着其它房间没客人入住,在“一日”等其它房间也都待了一会。飞利浦照明方面提供了一只遥控器——这是睿晨系列当中会送的遥控器——然后我们可以通过遥控器快速切换,也可以在同时交到我们手上的 iPad 上做更多的操作

因为这次包括 Airbnb 房间在内,整个活动实际上持续了一整个周末,除了媒体,还包括经销商和消费者代表的部分,我们实际入住期间被提醒不要更换光的设置,但实际上这一点也不重要,已经预设好的“放松休息”、“集中精神”、“注入能量”、“渐暗”、“夜灯”等等在实际生活中绝对够了(事实上作为热爱工作的我们,进屋之后就换到“集中精神”和“注入能量”了……)。

如果不是自己亲身体验,可能很难有那么直观地感受只是光线的变化,就能对整个空间有完全不同的认识,并且这会非常明显地改变自己在空间当中的情绪和状态,无论你的心情是好还是不好,不管你是希望打起精神好好工作,或者想要有一个更加放松的环境,灯光都能满足的需要,或者放大你的需求。

不少人对自己长期居住的空间可能都或多或少、间歇性地有倦怠感,而只要换一下照明,感受就会完全不同,相信大家都会有过这样的感受——常用的灯泡坏掉、灯泡从暖光换成白光、灯泡瓦数不同……这些都能让整个空间顿时显得面貌各不相同,更不要说通过 Hue 来完整定义整个房间的照明了。

在我们看来,Hue 系统还有两点是我们喜欢或者觉得值得一提的(但有可能不是官方主要强调的产品卖点)。第一是它的唤醒功能,在 app 里面设置好你想起床的时间,包括对灯光淡入的时长、你所在的房间(或者你希望干脆所有灯光都亮起来都行)等,然后在差不多要叫你起床的时候,灯光逐渐点亮,以一种非常自然的方式逐渐把你唤醒

相比闹钟实际上是以一种突然的、激烈的方式把你给惊醒(有一段时间我喜欢用智能手环的震动功能而不是闹钟,其实也是为了降低醒过来时的“被刺激感”),灯光的渐入自然温和,也模拟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人体自然的生物钟状态——我可能不会每天都在琢磨怎样把 Hue 调整得更有情调更有氛围,但我愿意把每天的闹钟换成这样的灯光的方式。

还有一点值得一提的是,Hue 被认为价格不便宜,如果按现在正常情况下要配齐比较完整的一套,399 元的桥,或者 1300 元左右的桥接器加 3 颗 LED 灯泡的套装是肯定需要的,除此之外如果你有更多功能或房间布置上的考虑的话,睿晨系列落地灯在 1000 元上下,吊灯和吸顶灯分别是 1800 元和 900 元价位,灯带相对最便宜,但 1 米也要到 200 元。这么一个一个相加,感觉上和现在几十块钱的普通 LED 灯泡相比确实多了不少。

但如果换一个角度来看,如果是现成的房子,线路全部走了墙内,如果要改建,整个成本基本会让人直接想放弃,而即便改完,不外乎也只是换了一个新的效果,时间久了一样会腻;而如果是新房,家具城那些餐厅或客厅用的传统吊灯价格能惊掉你下巴(Hue 毕竟是灯具而不只是灯泡,传统灯具价格其实都在灯泡之外的部分)——Hue 能实现的丰富的照明效果远超任何单一的传统灯具,并且一颗 Hue 按流明算等同于传统白炽灯的 40 到 60 瓦亮度,实际上一两颗就足够房间用了。

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在未来生活当中随时补充一点点,不需要“入墙”,顶多是吊灯,那也就着现有的电源走线就行一个桥接器可以连最多 50 个灯泡,别墅都够了。而如果你搬家,这一套 Hue 要挪走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无论如何,整个市场还没有完全普及和平民化,Hue 在大方向上提供了一种选择,它影响了整个品类的走向也带动了不少后继的品牌,产品本身也经过了多年的完善和市场验证。对于普通人想要尝试来说,它给出的门槛不高,并且使用寿命够长,理论上它可以伴随着你相当长的时间,这么想想,前期的投资是不是也就不算什么啦。

最后提一句,飞利浦照明和小米也联合出了“智睿”系列,包括灯泡、台灯、吸顶灯以及遥控器等,不过它们是采用 Wi-Fi 链接和管理,和 Hue 系列基于 Zigbee 协议是不同的,两边不能混用,“智睿”系列用米家的 app 来进行管理。

条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绑定已有账户

已有账号